【萱迅|一个小脑洞】贝斯手x歌手

*脑海里突然出现萱唱《Plastic Love》而迅是贝斯手的画面,就随便写写。"你"是迅,"她"是萱。

正文

在排练室窝了很久之后,她们还是决定在友人的小酒吧偷偷过把瘾。她直视你的双眼,含着笑意,说她突然很想唱《Plastic Love》,这让你你喜出望外。

曾经几次,你明里暗里都流露出这份期待,但她始终不为所动,追问也探不出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来。

直到某年你收到她寄来的生日礼物——一把电贝斯。尽管那时往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你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在你的生日宴会上,她以简讯代替现身,措辞里却带着股熟悉的炽热。你猜,终于有这一天,她想象那般情景...

2018-05-23

【萱迅】女友视角日常

*趁着过年厚着脸皮为冷西皮强行加戏。

*“她”是迅,“你”是萱。

*还想再强调一遍本文是虚构。姐妹情深,情谊长存。



正文

「清晨」

她的惺忪睡眼还藏在肆意散落的长发里,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溜进来,又令她皱起眉头,嘴也稍稍嘟起。翻了个身,她习惯性地伸出手想搂住你,顺便把脸埋在你怀里多睡会儿,却扑了个空。费劲地睁开双眼,她才发现你正举着手机坐在她身边,脸上写满了宠溺和窃喜,因为那镜头正对着她。

“再睡会儿嘛,等下再拍。”

她的手抬起来抚在你侧腰,却没有拉扯的动作,她知道时间还早,而你当然不会拒绝她。

「洗漱」

她挤了比平时要少的牙膏在电动牙刷上,从放进嘴里启动牙刷的那...

2017-10-28

目录

汇总下一年来在Lofter上发过的文。

总量不多,所以肖根文和萱迅文都放在这一个目录下,如有链接错误等问题请评论区指出。

附上PDF,需要的可以网盘自取。

今后更文频率应该会降低,未完结的文以下会做简短说明。


【肖根 | 短】

The Lovers on the Bridge(一) (*借用部分电影《新桥恋人》的背景,人设和剧情在POI的基础上做了改动

Return 0 (*灵感来自《A Ghost Story》(《鬼魅浮生》)

Autumn(*正文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日常糖,涉及Samaritan模拟相关内容。末尾有个小彩蛋

Memoryloves...

2017-09-20

【萱迅/短】斑驳

突然想写,实在也理不清时间线,就混杂了曾经如数家珍的一些梗…总觉得这不是个写文的好时候,所以用二三人称省去名字,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真人向,圈地自萌,纯属虚构***

正文

落地台北的时候你给她发了条简讯,一般你没有这个习惯,但分别前她叮嘱了,而你恰好没忘。
「好好休息。」
你还没来得及锁屏,对面的消息就回过来了,几乎是同时,她的声音和说话时的小表情浮现在你脑海。思绪反反复复,还是扯回去,回到你再次落地北京的那天。
情绪的余波还震荡着,即使要来北京的消息冲淡了浓墨,你依然有飞行后的疲惫。见面时她察觉到了,拉过你的手揉一揉,给你一个定心的眼神。又在等司机开车过来时,趁身边没什么人,就对着你跳起...

2017-05-20

【萱迅】【宁静】旁观

/ 短篇|张学宁x沈静|《听风者》架空

/ 灵感来自Louis VuittonSoundWalk: Hong Kong|可搭配梁翘柏- 《在到处之间找我》食用

/ 没有过多考究,弱化了时间地点线,主感情细节

/ 何兵视角,部分三角关系预警。


正文

我听说今天天气很好

从这个观景台望去,应该是荒山远近高低

相比而言,701就像只不起眼的铁盒

假装是旧厂区,隐藏在这林林叶叶之间

时隔多年再来打开

希望它还是你想看到的样子


我是何兵,你可以叫我阿兵

我已经彻底看不见了,但是听力还是不错

跟着我...

2016-09-16

【萱迅】【旧作】玫瑰的时日

/旧作存档

/《听风者》张学宁x沈静


正文


张学宁此行历时三个月,带着小组捣毁敌方一重要情报点,打破了双方持续已久的僵局。

暮色淹没山谷之中的701,张学宁站在楼梯下,看着沈静一步步走下来。

“局里难得小聚,走吧。”

张学宁伸出的手被握住,目光捕获到一丝久违的笑容,轻松散得空气中满是,好像掩去了一场任务里所有的冤仇。

说来相别也不过一个季节那么长。

“一会儿少喝点儿,别跟那帮大男人拼酒。”

“嗯。”张学宁只应了声,没再多说,拇指轻抚沈静的手背,好像终于盼得安静惬意。

见几桌人喝的正兴,张学宁清了杯底,嘱咐伍昌几句,便借回车队拿东西,带着沈静先离开了。

夜里的凉...

2016-08-30

【萱迅】【旧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旧作存档

/现实向


正文


我回国上通告,Archie送我到机场,为了让他赶回去陪父母吃晚餐,我早早办了登机,与他拥抱片刻后便进候机厅,过了安检还不忘挥挥手,给他一个微笑,示意他回家。

一个穿着黑T裇牛仔裤的小女孩儿站在落地窗前,清爽的金色短发,双眼炯炯有神。也不知是被谁惹着了,撇着个小嘴,别说,还有些酷酷的呢。我藏在墨镜后观察她,最后目光却锁定在她T裇上一只卡通蝙蝠。

我有那么一瞬晃神,也没什么,我想我再也不会慌慌张张地想起,这次也是,只像块儿碎石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将过往荡成一圈圈涟漪,泛到心坎。

曾经我也拥有过一只颠倒昼夜的小蝙蝠,她总是在夜里有十二万分精神和噌噌冒出的...

2016-08-30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