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迅/短】斑驳

突然想写,实在也理不清时间线,就混杂了曾经如数家珍的一些梗…总觉得这不是个写文的好时候,所以用二三人称省去名字,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
***真人向,圈地自萌,纯属虚构***

正文

落地台北的时候你给她发了条简讯,一般你没有这个习惯,但分别前她叮嘱了,而你恰好没忘。
「好好休息。」
你还没来得及锁屏,对面的消息就回过来了,几乎是同时,她的声音和说话时的小表情浮现在你脑海。思绪反反复复,还是扯回去,回到你再次落地北京的那天。
情绪的余波还震荡着,即使要来北京的消息冲淡了浓墨,你依然有飞行后的疲惫。见面时她察觉到了,拉过你的手揉一揉,给你一个定心的眼神。又在等司机开车过来时,趁身边没什么人,就对着你跳起了孔雀舞,但大庭广众的,你站在阴凉的大盆栽后,赶忙伸手制止了她,将她拉近身,然后两个人笑作一团。
“晚上想吃什么?”
“清淡一点的。”
“那直接回我那儿吧,附近有一家味道清淡的餐馆,我们叫个外卖,在家吃比较舒服。”
“好啊。”
你们两个都坐在车后排,你放松下来,身体向下滑,头刚好能倚在她的肩上。她配合着你撑直腰,让你能有一个舒服的姿势。
“休息吧,堵车呢这会儿。”
你确实有些困,车里封闭而温暖的环境让你感到安全,当然,最殷实的安全感来自于她。车窗外夕阳渐隐,霓虹初上,一道道光透过车窗被你捕捉。斑驳的视觉体验让你不禁想象,想象光影投射在她的脸上,继而,她眉眼的颤动,她的气息,她的唇色和嘴角。你顺着安全感攀爬,事实上那是一个很模糊的源头,即使不介意表达出不愿离开北京的想法,但你仍然无法坐实那更深一层的念头。倒不是因为危险,也许…暧昧的沉淀物令你着迷。
她卡好了时间,让你们进屋一安顿好就能吃上热乎乎的晚餐。一瓶红酒助兴,开始助理一起喝,但后来也知趣地先去洗漱休息。剩下你们两个人了,还聊着简讯里容纳不下的天,一切都很自然。如此这般,你们之间确实是越过了同性相处之间那条信任的河。你们站在河的同一边,高脚杯相碰,相视一笑,眼里收尽了流水潺潺,拍龙门时她替你藏酒的一幕在你脑海里打了个闪回。当酒瓶见底,酒劲也迈开了步子,你觉得热,但也许是暖气太足了。沉默片刻,她看你的眼神像是在询问,是否意犹未尽。你轻捧面颊摇摇头,她便动身收拾桌子,你也一起,并抢先将三双碗筷拿走,温水流出之前的冰冷终于给了你一个清醒的信号。但她用落在你身上的目光代替了要急忙拦下你的动作,无言此刻,你能感觉到她目光里的灼热,但又不太确定。你也没回头。
拍戏时你们有住在一起的习惯,现在你躺在她身边,也顺理成章。面对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你能大致判断她眨眼的速度。后来她睡着了,手还搭在你的腰上,你索性也环住她,难得地忘却了日夜颠倒,顺利入眠。

通告的一天结束后,你们还剩下一天一夜的时间。安逸的清晨,拉开窗帘,眼前是预报之中的大雪纷飞,兴奋感从肢体和表情中溢出来,几乎是被她尽收眼底。她拿出自己更暖和的冬装给你,下午就带你去了附近的一座山林。时间仿佛被寥寥无几的人烟和稍厚的积雪勒住。你们并肩走着,聊着一个安静的话题,毛线帽和肩头落了清晰的白,身后渐行渐远的脚印也在落雪里渐变着。有些冷了,她坏笑着挑起了雪仗,画面里尽是你们跑啊躲啊的调皮。最后还是互相拍拍身上的雪,她从后面抱住你取暖,在银装素裹的松林里,一起感受着雀类飞过时打破的宁静。
你很想停留在这一刻,就像某些时候你希望在片场的工作不要结束。它们都拥有令人舒服的氛围,只是可供贪恋的地方稍有出入罢了。这天夜晚没有酒精,你们都很清醒,却发展出了一个从试探到沉浸地吻。分开的时候你们还傻笑,害羞也坦然。但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一晚上的相安无事。
你期待,却也不太期待这个场景。就像你渴望她动情,但又不渴望。感性与理性交织的魅力,责任与背叛不复存在,平稳的情谊还像山林里的古树,生而不闹的魂,缓而不停地势。
与一个人相处甚是欢愉,情感基础的出发与指向总都是落在一个“好”字。抛开各种有序或无序的发生,你都心怀祝愿。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失去了想象的权利,同框的生活场景始终斑驳着延展。
况且,你知道就算它们在你的念想中死去了,还是会有一些人对此念念不忘。哪怕摇摇欲坠,虚实有别。
这一天会不会来临你不清楚,但她的回讯依然给你安心。默念通讯录里保存的那个称呼使你鼻头一酸,暗示着那些斑驳于你,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云淡风轻。
但你仍感激,感激你们之间的这种心有灵犀。

评论
热度 ( 4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