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七

/吐便当同居日常
抱歉食言惹还是拖到了这个星期。因为过去三天每天晚上都是还没码完就昏睡不醒…今天终于完成了…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番外一上

11.「感冒」感谢@六缺一_安灬寧- 点梗。

“书房里的一个喷嚏可是要在我心里掀起一阵飓风呢,sweetie.”

说着,Root从书房门口探出一个脑袋,刚好捕捉到Shaw扔掉鼻涕纸的动作。

“别进来了,我先通通风。”Shaw投去一个制止的眼神,但声音里和着鼻音,显然失去了很多气力。

“怕什么,你只是淋雨着凉了,又不是病毒感冒。”Root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手上还拿着刀叉与一盘水果——八块儿还没来得及削皮的苹果和四瓣去了皮的橙子。

“以防万一。”Shaw试图再次阻止,但Root还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拿起水果刀继续着没削完的苹果。

“你总是买回来一大兜水果,结果都是我在吃。为了不浪费,你要帮我分担一些。”

“早上的果汁都是双份的。”

“太少,不够,张嘴。”Root一脸调皮张开嘴示意Shaw。对方虽然皱起眉头想要伸手去拿,但Root眼疾手快地缩了回去,所以Shaw最终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得到了一瓣苹果。

“橙子自己吃。”Root冲着盘子努努嘴。

Shaw合起书往Root那边坐了一些,叉子没入橙肉时空气里混入一股酸大于甜的清香,钻空子似地跑进了Shaw因感冒而不太灵敏的鼻子里,惹得她有些愉悦。

“天气不好就别去晨跑了,下雨也不知道躲一躲。”

“几步路就到家了,没有躲雨的必要。”

“还不是着凉了。”Root抬头,脸色出现一丝少有的责备与不悦。

橙子和苹果一同入口,一口酸一口甜的在Shaw嘴里蹦蹦跳跳。为了抓住这一刻失而复得的短暂味觉,她无法分心去反驳Root,只是认真地看着她手上的动作,红色的果皮一片片落在盘子里。

“晚上我煲点汤,嗯?”

“好,少做点。”

“不舒服就去躺一会儿,书还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

“只是小感冒。”

但因鼻塞酸涩引起的生理性流泪出卖了她。

 “给你留点肚子,晚上吃热乎的。”

Root看Shaw放缓了咀嚼动作,便自己吃掉了剩下两瓣苹果,然后端起盘子回厨房准备晚餐。Shaw披起座椅上的居家外套跟上去,但还是在准备开水洗菜的时候被Root以“生病的人应该好好享受特权”以及“终于轮到她掌控厨房了不许Shaw插手”为由,撵出了厨房。

Shaw有些生气,但是连怒火都来的有些迟钝了。

 

“干什么?”

临睡前,坐在床上的Root一把揪住了Shaw要拿走的枕头和薄毯。

“出去睡,加个毯子。”Shaw声音不大,看起来是药的副作用开始令她昏沉了。

“沙发太软对腰不好,客房又好长时间没收拾了,再说了,没有你我睡不着。”

Root歪着脑袋,目光锁定在她身上。

“Root…”

一个不争气的喷嚏打断了Shaw,她快速地腾出一只手捂在口鼻。无法控制的酸涩和眼泪又开始往外涌,这使她有些暴躁,但语气还是担忧,毕竟她病了好起来只要两三天,但Root就不一样了。

 “你也需要我,Sameen。”Root递去两张纸,又把Shaw的枕头放回原处。

Shaw僵在那里捏捏难受的鼻子,Root索性站起来按着Shaw坐到床边。

“就在这儿睡,好吗?”Root先是把手覆在Shaw的颈部试探温度,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Shaw看着Root的眼睛,眼神软了下来,点点头。

“躺下吧,我去拿温度计。”

“药箱左边。”

夜里Shaw持续低烧,翻来覆去最后还是保持着背对着Root的姿势。Root不太放心又起来到床边去给她的小火炉量了一次体温。Shaw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头疼使她的脑袋发沉,想说些什么却只觉喉咙干涩,于是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水。

“先坐起来吧,我去换一杯水。”Root轻拦住那只手,在Shaw的肩上披了一条对折的薄毯。

等Root又重新躺好,Shaw伸出手握住那只隔着被子环在她腰上的手,大拇指轻轻地摩挲。

“睡吧。”

后颈Root的气息与她皮肤相会,Shaw缓慢地感受着,有如奶白色的月光撒下来,还伴着窸窣虫鸣。她知道那种日复一日在夜幕降临时出现的警惕与疑虑正一步步远离她。

 

 

12.「逛街」

Root出院之前TM为她们找了一处远离市中心喧嚣的住所。在生活采购上,虽然他们曾一起讨论过生鲜果蔬奶制品定时配送之类的便捷方式,但Shaw还是坚持自己去街区的便利店,并且每周驾车到最近的大超市去逛一次,大概是觉得自己还没享受够这种旁人早已习惯的日常与平静。

Root一开始不太出远门,糟糕的心脏和一直以来都不合格的营养储备比枪伤更拖累体力,Shaw也不允许她到人多的地方去接触病菌。所以居家休养晒太阳的日子里她还有些羡慕Shaw,即使她们经常一起去便利店买果蔬、巧克力和坚果,但那并不能满足一个女孩子逛街的欲望,特别是在这种欲望受到了多年忽视的和不正当牵制之后。

Shaw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有时她出门或者刚好抱着一大堆东西走进屋时,Root脸上会不经意地流露出羡慕、失望或是生闷气的小表情。

“天气暖和以后我们就一起去,那时候你的体力应该能跟上了。”Shaw拿她没办法,只好一边投喂剥好的山核桃、杏仁和榛子,一边给Root一些期盼。

立夏那天室外已经暖透了,Shaw将车开到院子门口,等来了身穿波西米亚长裙配小外套的Root。稍远的距离足够让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目光落在看起来像是在跳动的白皙脚踝上, 她还记得这件裙子是露背的,脑海里浮现起画面时,Shaw不禁揉了揉鼻子,脸上还带着一丝讶异又满足的抿嘴笑。

“我也觉得我很美,Sameen~”Root拉开车门坐上来,边去扯安全带边冲着Shaw一歪头,满脸得意。

“我挑衣服的水平还不错。”Shaw收回目光,清清嗓子发动汽车,将注意力集中在驾驶上。

一路上她们没有聊太多,大多数时间Root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车窗外——天边三两成群的鸟,公路两旁植栽的浮光掠影,黄白色的花零星散落,叶影堆叠,绿得发亮;进了市区之后街边扯着气球奔跑的孩子,刚开门的花店,结伴骑行的学生,提着布袋从便利店里走出来的银卷发老太太,小吃摊前排队的上班族,咖啡店溢出来的醇香,还有电话亭和在交通信号灯一旁频闪的小眼睛……

“我觉得我们可以多出来兜兜风,Sweetie, 我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

“过了这个月你就能减药了,到时候我们开车去旅一次行吧,带着Bear。”

“迫不及待了呢。”Root扭过头,眼神里开始闪烁些小憧憬。

除了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毫无顾忌地扫店试装,在爱人面前臭美之外,最让Root心满意足的是,她曾脑补出来的画面都变成了亲眼所见——那些她在网上给Shaw挑衣服时所想象的。

Shaw再一次拉着脸从试衣间走出来,身上穿着珊瑚色的宽松衬衫,方领开口一路向下,但贴身的白背心又将胸前遮得暧昧。

“我觉得你确实可以尝试一下这个…俏皮的风格。”Root咬着下嘴唇,一脸笑意地打量着面前这位看起来有些懊恼的前特工,毕竟,她已经顺着Root的心意试了不少风格跳跃的配搭了,这好脾气可真不像是她的。

“俏皮?你确定吗?”

“Absolutely. 你在我心里可是百变的呢。”Root走过去勾住Shaw的肩膀。

“我要黑或者白的。”

“薄风衣是黑的,防晒帽衫是灰黑的,情侣T、短裤和棒球帽也都是黑白搭的,再买黑白就重了。再说了夏天颜色要清凉一点嘛,我还没让你试这件酒红色的和那件杏色…”

“闭嘴,这是我要的最后一件,酒红色的买给你自己,就这样。我饿了。”

试衣服真是件苦差事,Shaw愤愤地想。不过她也承认这个过程里Root一脸孩子气地一会儿星星眼一会儿抿嘴思考的样子十分可爱。

给了售货员一个肯定的眼神,Root很是雀跃地又收割下三件同款的酒红色衬衫,并且暗自决定这次一定要在撕得只剩最后一件的时候制止家里那头看到酒红色衬衫就突然发狠却又在赤/裸相见之后极尽温柔的小豹子。

“我去把东西放到车上,你先去饭店,点你爱吃的就好。你的上帝会告诉你怎么找到地方。”

Root也没多去猜测Shaw和TM又联合起来出了什么鬼点子,反正之是一顿午饭。所以当她站定在那家日料店的门口时,惊喜就像扑面而来的日式气息。在离开母亲又还没遇到TM的那十年里,学习亦或后来四处奔波的时日,对这个品牌的光顾的确是她所不曾间断的,她甚至跟着店里的日本服务员学会了一些日语口语。而这种坚持直到她成为人形界面、被战争剥夺自由之后就打破了。

天知道她有多想念这家店里寿司的味道。

“Oh! Sameen. You're sooooooo sweet~”Shaw的耳机里传来了那人兴奋的声音。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番外一上

评论 ( 11 )
热度 ( 98 )
  1. 夜月o辰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