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五

今天更一章分量比较足的。

一些战后吐便当的日常片段,暖锤。

大家也可以评论一些相对生活化的片段关键词给我,能写的我就试着写写。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六   片段七  番外一上

 

8. 「求婚」

 

    虽然在Root昏迷不醒的时候,借手续方便这个借口,TM已经在后台使她们的婚姻合法化,但这看起来似乎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细节,碍于Root的身体状况及其他任何可能的原因,她们之间一直没有过求婚订婚甚至是婚礼。只是在医院那段“医患关系”之后就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了一起,并且也一直没对同居提出任何不适与异议,从言行和心理上均认可了对方是自己的妻子。

Shaw不是个太浪漫的人,当然不知不觉中,她也正试图让自己变得浪漫。虽然那些所谓浪漫在多数时候对她这个偏实用主义的人来说只是优化生活的一部分,但对Root而言却大不相同。比如说Root在某个午觉之后发现家里多了几只花瓶,分别摆放在客厅的小茶几、餐桌、卧室窗台以及书房书桌上。然后又在次日清晨发现花瓶都被不同的花束填满。直到Shaw从她哪儿收集到足够多的、对于花品种喜爱的评价之后,才会在每天晨跑后抱回一大捧固定类型的花束,摆放进固定的花瓶里。

    终于有一天,Shaw开始思考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共同生活的这一年里,她的二轴属性一路在为Root闯红灯,甚至还没有达到最大限度的宽容,因为她居然开始不由自主地琢磨于她而言浪漫为何物,并付诸行动。虽然她也曾怀疑自己仍然是在关系中扮演某种按部就班的角色,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被自己的耐心和在乎混淆了,她确信如果将Root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一开始,这样的混淆与确信为她带来的自我怀疑不比面对虚实混乱时少很多,但唯一不同的是,此刻她能感知到Root是活生生地杵在她面前,或者换句情感正常的话来说,Root正用尽全力地爱她,并且会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她合适而有效的安抚。所以在一天天顺其自然地消磨中,她接受了这既定的现实——她也爱Root,并且在指腹划过医学书页时,愈发不能忍受关于失去Root的种种假设。

    只是,看起来她们又好像处在一个有些微妙的阶段:除了机器小分队,他们几乎没什么身边的、渗入生活的朋友。一方面,无异于常人的生活才刚开始,她们还没太多时间结交什么新朋友;另一方面,她们都还保留着职业习惯性的警惕,在与人相处上。即使有TM知根知底的汇报,她们似乎还是更乐意将目光留给自己和彼此,毕竟在过去的岁月里,无关的一切几乎要将她们的性命耗尽。但好在她们都还没有丧失对各自所钟爱事物的热情,在个人空间上也给对方留足了余地,从来不会为此类问题而争吵。

    因此Shaw不确定是否应该再用某种仪式感极强的方式加深两人之间的羁绊,她想也许现在这样也不错。显然她不是特别习惯,当然话说回来谁又能特别习惯求婚这种事儿呢。但Root的手上至今没有一枚戒指,而Shaw之前确实忘了这回事儿,那会儿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Root状态平稳地活下来。她猜Root会为此有些小心思,想必那个心念着“家庭纷争,煮烂的菜,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女孩心里同样还期待着确立关系的种种仪式。只是Root也知足现在的日子,况且她从不在关乎情感的方面逼迫Shaw,她认为Shaw已经摸索得很好了,而她很开心能与Shaw分享这个过程。

    左想右想,Shaw觉得至少还是要有一枚戒指,所以在某个夜里悄悄地测量了Root的指围,又在两三个Root贪睡的午后去挑选并安排了定制。

 

    “Root, 去门口拿下快递好吗?”

    当Root在某天晚饭前收到快递来的蛋糕时,还在往屋里回的路上雀跃着问Shaw“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有蛋糕送来?”而当她看见桌上除了晚餐还有精致地小烛台、高脚杯与她们家最棒的那瓶红酒之后,整个人突然愣在原地。

    “快过来。”Shaw看着她笑了,指指餐桌上为蛋糕留出的空位。

         在Shaw要拿出蛋糕的时候,TM替她关了灯。但Root还是借烛火看清了蛋糕上的那枚闪烁,在忍住了强烈地、想要抢掉Shaw的台词的冲动之后,她盈眶的泪一涌而出。而Shaw也合时宜地拉起她的手,单膝跪地。

         “Root, marry me.” Shaw的语气像是在下命令,但却温柔的像只轻探出厚爪的豹子。她有些紧张。

         “Oh…Sameen, I do!” 

         戒指与无名指贴合的触感令Root颤抖,她迫不及待地抱紧Shaw,与她分享一个喜悦而绵长的吻。

         虽然在Shaw的看管下Root只喝了一杯,但那也足够了——在正合适随旋律而轻摇的氛围下,两人的距离缓缓拉近,双手贴在对方的后腰或是肩头。谁也没有在主导这段舞蹈,Shaw倚在Root的肩,随韵律吻着可触碰到的皮肤,而Root也顺势低头偎住Shaw。

         “I love you.”

         Root慵懒而微微颤抖的声音在Shaw耳边化开,带着巧克力冰激凌的甜腻和坚果碎的醇香。

         “I love you too.”

电梯间 片段一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六   片段七  番外一上

评论 ( 8 )
热度 ( 87 )
  1. 夜月o辰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甜阿~~
  2. 佚名啊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3.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