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一

想试着写一些战后根妹吐便当,肖根相处的小片段。
大概唯一能保证的是暖锤。

电梯间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片段七  番外一上


1.「出院」

Root能下地走了,食欲趋于正常,吃饭也让人省心了,多说几句话不再是负担了,调情也不总是在苍白上逞几句嬉笑了。
"Sameen,我想回家。"
Root坐在窗前的小坐垫上认真地哼唧着,那坐垫是Shaw半个月前买的,为了不让她直接与发凉的大理石窗台接触。Root跳跃的手指随意轻点玻璃,这让TM回想起斯通牧场,彼时一人一机昼夜争论不止,而此时她更想还Root一丝清净。
Shaw在Root身后半米左右的位置,她没急着回答,注意力集中在一处新发现——前些日子只在给Root洗头时察觉了发质的变化,而今视线里那人由金色蔓延到栗色的发又重新回复了光泽。午后懒懒的阳光趴上去,让她想起战时的某个夜晚,某间安全屋,某个床头灯下那散开的熠熠发丝,还有一床暧昧又激烈的沉浸。
"做个检查,下午办出院。"
正当Shaw犹豫要不要往Root肩膀上搭一只手,那人就转身拉近她。为了掩饰被看透的心思,Shaw顺势揽Root进怀里,没给对方太多观察她表情的机会。两个人也不说话,但自从两个人重逢,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的。Root需要亲吻,需要搂抱和依偎,需要温热的手轻抚或是暖腰腹,需要安分的胳膊当枕头或是抱枕,需要听到强有力的心跳…虽然至今,在言语上Shaw从不正面回应她调情与告白的双旋,揶揄或者搪塞如往常。但肢体接触,Shaw从来不吝啬,有时甚至给的比她主动要求的还多。
Root知道Shaw完全不缺少爱人的能力。她猜想,甚至那种对待感情,因知道但无法强烈感受而产生的愧疚会在Shaw心理说着什么悄悄话,以至于有时,在Root表现出"要"的时候,Shaw会用某些看起来非常合理但于她而言是反常的举动来"给"。
一开始,Root总会趁一天里最清醒的时候,强忍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疼痛来夸奖她能感觉到Shaw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渐入佳境。而Shaw总会勒令她闭嘴。
"我只是个医生,并且擅长模仿。"这就是Shaw口头上的理由。
有了这个借口,Shaw成了医院里唯一一个只负责一个病人的医生。Root情况还不稳定的时候她彻夜守着,坚定的神情像是锁定了四处游荡想要趁虚而入的死神,不给它任何机会;在Root昏睡的时候为她擦身、更衣、伤口换药;在Root清醒时给她读什么文章或是陪她下棋,Root因体力不支而看电影到睡着时,她会结束播放并保证Root下次想看时还能接上;Root能进食之后,她每天榨1-2杯果蔬汁,在三餐食材用料上想尽办法,为了让Root多补充一些营养.......

"我们可以回家了"Shaw放下Root临出院前的检查结果,满意跃上神情,办手续时签下的Sameen Shaw落笔都轻松了许多。
"你用了‘我们’呢, Sweetie."


电梯间 片段二 片段三  片段四  片段五   片段六   片段七  番外一上


评论 ( 13 )
热度 ( 119 )
  1. 佚名啊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