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重逢

/ 接513。好吧,我还是没能摆脱对她们一定会重逢的执念,所以总想写这样的情节…
/ 似乎轻度ooc了

Shaw几乎一夜没睡。
尽管身体的各项指标表明,她已经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熬一夜的灯火。但她需要依靠清醒来感受此时此刻的真实,她需要反复判断所处环境中的威胁因素,她仿佛回到了从前,而她只是想让怀里的人安睡。
Root蜷缩着身子,挤进Shaw的怀抱。
"I miss you, Shaw."
她的声音没带什么力气,但想念是如此的坚定,以至于穿透空气中的每一个气体分子,带着残存的温热,落进她想要倾诉的人的耳朵里。
"我知道。"
Root拉过那只环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几下,试图通过唇瓣上发白的干涩传达更深一层的想念。轻轻抬头,向Shaw颈窝里磨蹭,似乎想要找个舒服的姿势,但又分明是任由自己被环得更紧。
不停的身体接触,是她们都想要的,但看起来,这次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情欲在她们周身环绕。她们只是手搭着手,或者十指相扣,或者让两只胳膊上的皮肤交换热度,或者用温暖的小腿肚包裹住冰冷的双脚,或者用下巴抵住对方身上的某个位置,或者,或者…
直到确保Root的体表温度攀升过下午医疗车里温度计的示数,Shaw才停止了对Root不温不火地挑逗。
那真是太冷了,Shaw愤愤地想着。她埋怨Root,埋怨她春夏秋将自己连同身体状况藏匿在清冷的病房里,埋怨她春夏秋只通过毫无感情色彩的荧幕想念她却不愿亲自出现,埋怨她秋天在病房的落地窗前黯然叹息,埋怨她手术前的签字都出自TM的伪造身份,埋怨她冬天在医疗车里冻的瑟瑟发抖,只为了制造什么重逢的惊喜。
Root!那蠢透了,简直,蠢透了!
这句想要用来教训Root的话在Shaw的脑海里盘旋,像一只犹豫不决的秃鹰。最后Shaw抬手关掉了床头灯,用眼前短暂的绝对黑暗来结束她对Root的心理讨伐。
Root的呼吸比从前缓慢了些,她们因呼吸所造成的起伏在一起重叠、静止、重叠,是一起缓了下来,像两列相干波,在时间织成的水面上泛起涟漪,一圈圈向外荡漾开,无边无际,却滑了进跳动着的心脏里。
Root金色的发自发尾长出来一段,微弱地反射着窗外投进来的光。TM在这一点上没有吝啬,将记录了Root某些童年往事的片段做成合集送给她。所以那个金发的,带着小雀斑但依然瘦弱的Root她也认识了。她想,如果她能抓住这个貌似稍纵即逝的夜晚,没准就能从过往的规律中总结出Root以后的样子。
Root的手,指甲修的平整,也没附着什么过分的色彩了。手背肿着,淤青淤紫的那个画面还是她们一起坐在浴缸里,Root涂抹沐浴露时留在Shaw心里的。手上的骨节更明显了,细细触摸感受,她的小腹窜起一股异样,但很快又平复下去。Root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她已经许久不想起那天雷地火般的性//爱。
Root的脖颈间,锁骨链滑进锁骨处的凹陷之中。她认得那条链子。初春某个下雨的清晨,她站在专柜前盯着这条链子看了很久,预算有买一对的钱,但最终只有一条耷拉在黑色首饰盒里,进了她风衣的口袋。她知道,TM总是很细心,并且相信她的眼光。
Root身上暗红的旧伤疤,一道道,一块块,用手顺着纹路抚摸下去,仿佛要连成什么图腾。好消息是,这再不是个血腥与火药味混杂的夜晚了,没有粉红色的新伤口闯入眼帘,没有人需要特浓威士忌和包扎。只有被换下的病号服,惨白又刺眼,那在洗澡之前就已经被Shaw扔掉了,她不允许Root再需要那个了。
Root的体香渗进周围的空气里,在Shaw的鼻腔里若隐若现。夜还长着呢,她想,她不能睡着,否则她就难以捕捉到这些思念赖以存活的气体分子,即使她不愿意承认这是她真正的目的,但,哪怕这一切都是Samaritan的模拟,每一个气体分子都被标记,被植入了…
事实证明,在过活着犹如薛定谔之猫的那段日子里,她没有被摧残,更没做出丝毫地让步与妥协。但那些夹杂着陷阱的诡异画面都成了她的记忆,永远地,像是隔在虚实之间那道窗户上的污渍,愈清理愈顽固。
五点了,电子钟显示器又一次由59归零。
"Sweetie."
突然醒来的Root对Shaw的清醒十分察觉,想要用一声懒懒地呼唤召回那个走失在模拟中的灵魂。
"吵醒你了吗?"Shaw的语气里竟有一丝自然而然地抱歉。
"没有,实际上,我睡的很好。"尾音里拖着笑,她要把没说完的话说完。
"你该睡会儿,相信我。我们不会再失去彼此了,因为这是我现在能出现在你怀里,所需要的,唯一的理由。"
Shaw觉得有什么东西快速地、措不及防地聚集在她眼角,沉甸甸地,落下来,顺着她黑色的发丝流到枕套上,最后消逝在枕芯中。
"OK."Shaw故作轻松地回答。从容地闭上眼,她再次收紧手臂,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让Root能听到她心脏跳动的声响。
当冬日的阳光烘暖了窗前那对靠枕,她们正交换着一个早安吻。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67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