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脑洞

/小门房Root x 小女孩Shaw

/短,请无视排版

 

那是一栋高档公寓。

小Sameen住在七楼。

但她经常久站在一楼楼道深处的玻璃窗前。

没什么,她认为自己躲了起来。

躲在那道不太清亮的玻璃窗后面,观察后花园。

傍晚老门房会在后花园里照料那些花草。

冬天冻不死的小飞虫隔着玻璃与她对视。

她愤怒地瞪回去,飞虫也恰好像是受到惊吓般逃离开。

夜里起了雪,落了一层,在花坛边扁扁的瓷罐里。

 

Sameen的母亲在叫她了,一遍,又一遍。

屋里的老门房打断了小门房与老猫的嬉戏。

小门房顺毛安抚好老猫。

打开门,借着月亮的恩惠踏几步雪,小门房走进了黑暗的楼道。

她知道Sameen对楼道里的灯有不小的执念,灯光能打断她的出神。

每次夜里有人回来了,拉亮了楼道里的灯,Sameen就会竖起耳朵,听脚步声。

远了,她就跑去关上灯,然后又回到尽头去。

反反复复,也不厌倦,只是有些愤怒。

小门房这次没有用自我介绍的方式打断Sameen。

但小Sameen知道小门房的名字,Root.

她走到Sameen身后,因疑惑而思考,歪着头,朝小个子的视线方向看去。

是什么呢?

大概是,扁扁的瓷罐里,落了一层雪。

“银碗里盛的是月光。”

Root的声音不大,但却好像勾回了小Sameen出逃的灵魂。

她用自己冰凉的手去牵Root的手。

迟钝,但平静。

Root拉着她的手,送她回到七楼的家。

在电梯里,她第一次细致地捕获到Root的面容和笑。

Root的手触感温热,还带着一些和空气接触后变冷的汗水。

……

 

多年后的某个凌晨,Sameen用手指勾起枕边人栗色的卷发梢,在那张她童年里总是不愿意回到的大床上。

短暂一觉,云雨散去,嘴边残留着Root的味道。

她想起了儿时的梦里,Root纤细的身体和她交织在一起的模样。

触感温热,还带着和空气接触后变冷的汗水。

那是银碗里盛的月光。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