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出线(一)

/ 西部世界AU

/ 好像也不能完全算AU,总之目前只借用了小姨子的设定背景,人物没有完全照搬,主要还是肖根。现在没清楚的地方后面我会慢慢写明白。

/ 一肚子怨念就不吐了,小姨子制作还是挺良心的。

/ 没尝试过写这种类型的,本来没想写的,但越看脑洞越大,不填都睡不好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最终能不能都填上…

/ 更新应该不会太快,欢迎讨论,有错请指出。

/ 看不惯或不喜欢的请多多包容,点叉,别掐,谢谢!

 

正文

“Dr. Shaw,麻烦这边。”

Shaw刚进行完一场手术,才走出手术室就看见隔着一层玻璃的护士Carl向她示意,脸色并不太好看,看来又是个烂摊子要处理。

Shaw点点头表示知道,这已经是她三十六个小时里处理的第20个机器人了,虽然他们远比想象中好处理,但那一具具大人小孩的身体,要么是处处枪伤刀伤都散发着暴戾的气息,要么遍布被欲望蹂躏过的痕迹。她不免有些烦躁和生气,假血假肉的机器人,确实委屈了她这个真材实料的外科医生。她用力脱下沾满血迹的手套,在消毒池洗了手,拿过一套新的手术服,走进更衣室。

也罢,在这样一个欲望被放大的世界,任人宰割是接待者的工作,而躯体修检是她的工作。相比之下,她觉得美工部那群设计师要更可怜些。

“进入睡眠模式了吗?”手术台上又是一具残破的身体。

“他完全昏迷了…”助理Ralap显然是忽略了这个流程。但事实上无论情况多么糟糕,都不该漏掉这个步骤,话音刚落,手术台上的机器人就睁开了双眼,因疼痛和故事设定而龇牙咧嘴面部狰狞,边挣扎着起身边抬起那只还能动的手,抓住手术刀就向前捅去,吓得Ralap在后退中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好在Shaw眼疾手快,抽出应急的镇静剂就是一针。

放倒垂死惊坐起的接待员,重新设定了睡眠模式,Shaw冷冰冰地扫了一眼惊魂未定的Ralap,目光最终停留在透明玻璃外那个身材高挑的棕发女人身上。

这女人好像有点眼熟,嗯,小西装加分,Shaw想,也许是某个下来视察的高管吧,管她呢,全透明,随便看。

“别愣着了,换双手套继续。”Shaw把目光收回到病床上,开始做检查,因此她并没看到棕发女人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满意而骄傲的神情,也没注意到她的离开。

直到工作满40小时,Shaw觉得累了,打卡下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手术室分布密集的医疗区,到食堂迅速地吃掉一份牛排一块甜饼,然后便回房休息了。

是白天是黑夜,Shaw不知道,七个小时后再醒来,又是一个新的四十小时。只是她不会记得已经过去的四十小时,不会记得Ralap吓得惨白的脸,不会记得玻璃那边的棕发女人。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是个二轴外科医生,所以只能来治疗这些机器人,Carl是个爱皱眉头的小护士,Ralap是她的助手。还有她最近经常做梦,而且梦里总是出现一只马犬,叫Bear。

-

“每周都更新?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辛亏你只负责Shaw,要不然管理层可饶不了你。”正当Root在天台上放空时,公司的大编剧Bell从一旁过来,语气幽幽。

“她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希望她留在医疗部,而不是到游乐园里当你黄//暴小剧本里的小丑。”

“她?怎么可能,那多浪费。说真的,如果你愿意,我噢不,你,可以为她单独设计一条故事线,想想她那精准的枪法…”

“Bell,我对你那一套不感兴趣。而她正在走她的故事线。”身高缘故,Root可以就那么不屑地平视Bell。

“当然…你的作品你来支配,这是你的特权。”Bell被盯的有些后背发凉,扭身倚在栏杆上。

“你跟Verne最近打得火热吧?想知道公司里还有哪些监视死角是你们能利用的吗?”Root一脸玩味地看着他,自从那天不小心撞见他们两个人寻刺激,Verne的废话少多了。

“好吧,好吧,当我没说。不过我也提醒你一句,试验别太过火了,你很清楚Shaw现在的权限。”

Root给了他一个好看的微笑,没再回话。她暗自吐槽Bell和Verne这一对儿,一个跟着技术部老大负责机器人更新,却总想觊觎她的代码,一个设计了几百条故事线动辄几百号接待员,却还想对她的Shaw动手脚。说真的,Root羡慕他们的自由,毕竟Root只有并且只能有这么一个作品,依靠对这一个作品的雕琢,她还得提供整个技术部的核心支持。

身边人的表情有些得意,但终于还是闭了嘴。Root绕过Bell径直离开,任天台上骤起的风吹乱她微卷的发。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