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Snow leopard made a sweet dream

/不完全人兽+ooc预警

/本想接着Breakfast写Root病中日常,但尝试了两次,实在只有些拼不起的零碎,只好单独拿出来写

/所以设定还是513后重伤根在锤的照(宠)顾(溺)下养病,进度条拉到基本痊愈状态

/本想营造出梦境氛围但无奈水平有限且末尾跑偏严重放飞自我

/以及我真的不会写小黄文(摊手

 

正文

        寒意撕裂般地刺进意识里,Root猛地一阵瑟缩,随即半边身就跌进了柔软里,茸毛触感令她本能的向温暖蹭去,然后她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强有力的样子令她害怕又安心。尾状物从她脚尖顺着细长的腿一路扫上来,在腰间缠住她,又顺势往怀里拢了拢。寒冷稍稍驱散,好奇心涌上来,迫使Root睁开双眼,一瞬而来的上帝视角让她看见自己赤//裸着身体被一只雪豹搂抱,一人一豹蜷缩在洞穴里,外面陡峭的山体挂着一层不浅的积雪,还在细微之间一片片堆积着。雪豹厚实的爪子护着她的肩背,带着环纹的粗尾遮住她的腰腹,低垂的头扣紧她的脑袋,深蓝色的眼睛带着怜爱和一丝莫名恼怒,好像清冷夜间带着蓝色光晕的月亮,但喉间传来顺从安抚般的轻声呼噜又确实在安慰怀中发抖的她。

        “Shaw…”Root听见这个名字从自己干涩的嗓子里被挤出,带着一种想要确认周遭的信号。

        “冷…”没有得到答复,她自顾自的念叨着,想缩紧身体,却感觉身边的雪豹微微扬身,让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尾巴也圈的更紧了。

         Root突然意识到这只雪豹就是Shaw,Shaw变成了一只雪豹。想到这里她胆子大了许多,抬起胳膊搂上去,整个人像是嵌在灰白的毛发里一样。

         还没有腾出多余的气力去思考这个命题为什么成立了,记忆就像被篡改的代码一样自动植入进去好几段。

         Root想起自己是被Samaritan特工追赶到这片高原上来的。这是哪儿?中亚某处?为什么他们会打到这里来同样令她费解,除了她和那些机械化乖巧的特工,一切都凭空而来。一阵隐隐的疼痛让她察觉自己身上还有几处所幸是枪擦刀剐的伤口。厚厚的积雪跟她的高跟皮靴过意不去,过量失血的虚弱使她一脱离Samaritan特工们的视线便抵不住眩晕倒了下去,昏过去之前最后的意识是一阵温热的气息靠近她,带着兽类好奇而还算友好的试探。她应该是被雪豹用嘴拖来这洞里的,她想,心里暗自祈祷一路来的血迹已经被天上新飘下的白花覆盖住了,转念又嘲笑自己是妄想,也许下一秒Samaritan的走狗就会嗅着她的血腥味找来。此刻大脑给不出任何逃生计划的她甚至下意识对着机器念叨。

         “A little help, please…”

         除了自己的气音和雪豹的轻声呼噜之外,在这个失去其他任何人声机器声的世界里,她仿佛能听见洞口雪花落下来的声音。

然后她意识到到自己没有了人工耳蜗,但这顺理成章地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时间没有停下来,感觉它走的忽快忽慢,静谧的洞穴终也无人来访,只有天边微弱的禽类鸣叫。Root逐渐放松下来,攀升的体温令她想要昏睡,寒冷和疼痛又不断刺激她的神经,往复的循环折磨使她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开来。此时雪豹勾紧她向上拖,因为她就快从它的身上滑下去了,但Root并没太察觉到这一点,反而被雪豹搔在她裸//露脖颈的胡须划到了敏感处,酥麻顺势而下,她甚至感觉到缠绕在她细腰上长尾的尾尖,正毫无收敛的耷拉在她的大/腿/根/处。

         大概是幻觉。她努力克制着,而与此同时痛感也被放大,从四处窜上来,感官刺激一层层袭来,她只觉得自己一再昏沉,欲望的匣子却被措不及防地打开,指引着她。

         然后她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没有了人工耳蜗。

         没有大大小小的伤口,痛楚和雪豹一起消失了,她真实地落在了Shaw怀里,悬而未落的心在熟悉的气息钻入鼻腔那一刻终于安定下来,而小腹间腾起的欲望仍令她呢喃。

         “Shaw…”

         Shaw正一面用搂抱安抚着睡梦里的Root,一面伸手到她腋下去取体温计,即使她已经确信Root发烧了。黑色的发丝滑落在Root颈间…

         Root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疯子,Shaw想。

         明知道自己现在弱的抵御不住寒潮,白天还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要去踩雪。夜里烧的胡话连篇,眼泪吧嗒直掉,还能安然地在接下来的春//梦里贴紧她的小腹,想要用双腿缠上她的腰。

        “我梦见你是只雪豹呢…”Root浅笑着把头扭向Shaw怀里,闭上眼,眼角还挂着点点晶莹。

        人兽?没想到Root你还好这口。

        想来也情有可原呢,毕竟此前在她身下一向享受//性//事的小疯子抱病节欲了一年多。

        Shaw一边暗自嫌弃,一边在被子里拉下那将要缠上来的大长腿,确定怀里的人睡安稳了,才又收紧胳膊圈住她,并在那微皱的眉间落下几个吻。

        醒来再给她吃药吧,Shaw无奈地想。

评论 ( 10 )
热度 ( 102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