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迅】【宁静】旁观

/ 短篇|张学宁x沈静|《听风者》架空

/ 灵感来自Louis VuittonSoundWalk: Hong Kong|可搭配梁翘柏- 《在到处之间找我》食用

/ 没有过多考究,弱化了时间地点线,主感情细节

/ 何兵视角,部分三角关系预警。

 

正文

我听说今天天气很好

从这个观景台望去,应该是荒山远近高低

相比而言,701就像只不起眼的铁盒

假装是旧厂区,隐藏在这林林叶叶之间

时隔多年再来打开

希望它还是你想看到的样子

 

我是何兵,你可以叫我阿兵

我已经彻底看不见了,但是听力还是不错

跟着我走吧,傍晚之前,我们能到达701

-

是这片林子,小心那些高个子伸下来的枝桠

我刚来到701的那天,有个女人领着我穿过这里

刚下过雨

风起,水滴肆意落下,虫鸣渐起,三两声鸟叫

不远处有巡逻士兵的脚步声,还有衣服与枪械摩擦的声音

潮湿的气息混着树木和丝丝腐烂的味道

脚下一层脆软的落叶

我和她,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把伞的距离

她叫张学宁,是个特工

回想那天,耳畔还有她的心跳声

没有大多异样,似有回归的平静

倒是让心跳加快的我感到了安慰

她的一生很短,扮演过很多角色

而今天

她也是故事的主角之一

 

这是她们的故事

和每个人的故事不一样

又和每个人的故事一样

张学宁

和我的前妻,沈静

 

你大概已经听出这其中三角关系的意味

但我想一直以来我也只是个旁观者

感情上

我对学宁胜过对沈静

而真正相爱的是她们

往事桎梏于故事的背景

而今应该是另一个样子了

容我想一想

一时竟不知该从哪里讲起

-

关于她们的故事

基本上都是沈静断断续续讲给我的

沈静比我早两年来701

她父母离异,父亲去了台湾搞密码工作

母亲跟着组织,破译能力在局里是出了名的

继承了父母的优秀

她是个数学系的高材生,一直在国外留学

直到那年母亲因病过世,她回国来处理后事

虽然考虑到她父亲的背景,组织上还是看中了她的能力,想留下她

接到这个任务的人就是学宁

 

学宁身板小,但是眉宇间的英气很吸引她

是个细致温柔的人

或者说在日常生活中,作为特工那一面她藏的很好

第一次来拜访时,学宁简单道明来意,她以身体不适推辞了

母亲的事她一时间难承受

又囿于复杂的家庭背景,境况于她凶多吉少

后来病了两个多月

那段时间学宁一直照顾她

学宁厨艺很好,帮她把房间打理的井井有条

她们还是聊了很多

也难得

学宁是个很少讲述自己的人,而她的情况学宁也一清二楚

短短两个月,从好感到沦陷

当时她并不能确定学宁的意思

也许对她好是真的,工作需要的伪装也是真的

无亲无故

反正她没奢望太多

有种莫名的依恋

又有些没所谓

问起学宁日后会在哪里

学宁回答,暂时在701

那701大概是她当时最好的选择

-

走出这林子,我们还有一段车程

我听到了松鼠的声音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它们,就在右手边那棵树上

701的松鼠不怕人

时常爬到我们的窗前

有模有样的敲敲

捕捉到你的注意力,再一溜烟跑掉

-

沈静说当时是秋天

从南到北,一路上天气转凉

火车上她和学宁面对面坐着

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茶杯口腾起一卷卷白气

夜里她睡着了

清晨醒来闻见衣物的味道,混着茶香和丝丝火药味

是学宁搭在她身上的风衣

但她还是发烧了

学宁拿着早餐拉开隔间的门,见她裹紧衣服,唇色发白的模样

想用手去探她额头,但怕太凉又抽回了手

手搓了几下,但最终还是吻上她的额头

眼神交汇的时候学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然后转身让那个叫胖子的保镖去拿她的围巾和帽子

自己留下来,在两只茶杯里添了热水,一只推向她

学宁随身有带一小瓶消炎药

但她们晚上就能到701

医务室总比不合适的消炎药好

后来她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路

学宁都坐在她身旁

合适时抱偎着,给她把衣服裹严实

再醒来又是清晨

她躺在病房里

学宁在一旁舀出小半碗保温壶里的粥

她觉得嗓子有点干,说不出话

但眼泪唰的就下来了

学宁有些怔住,随后神色恢复正常

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指腹勾住泪滴

欲言又止

最后问她想不想喝点粥

-

希望你不会讨厌这些细节

听我讲出来也许很奇怪

但毕竟,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理解

好了,下来吧,这就是701了

你面前的两栋楼就是侦听局

从左边长长的楼梯上去,左转,是我当时工作的地方

在那里我抱过学宁

是在找回所有电台之后,喜悦之情还有感动

总觉得是她带我来到这里

然后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楼梯的右下方,走进去可以拐到楼后,是情报局的办公室

应该都锁住了

那边两栋相对而建的是宿舍楼

大多数人都住在这里

但因为耳朵的缘故,我只能住的稍微远一点

在破译局那边

搬到那边也有些一言难尽

慢慢讲吧

宿舍楼下是食堂

每周二和周六,牛奶会送进来

沈静说当时学宁总把自己的牛奶留给她

理由是她喝腻了

后来学宁外出任务,多的一瓶也都挂在她名下

 

宿舍楼后是医务室、宴会厅和运动场地

沈静刚到701那年的年三十

701聚在一起过节,就在这个宴会厅

学宁这个当新人指引的,替她顶了好几杯酒,大家也没再多为难

宴会过半,学宁回到情报局那一桌

她不想学宁再喝,便以回办公室取东西为由先离席了

路过情报局那一桌,她知道学宁会注意到她,然后找个理由跟过来

后来她们挽着手走出宴会厅的时候

迎面碰上抽烟回来的郭兴中

他就是老鬼

她们道了新年快乐

学宁解释说沈静喝了些酒不舒服,先送她回去

合情合理

两个人走进黑暗里,学宁猛地抓住她的手,一把拉进怀

她们都没奢望太多

但谁也都经历过悲欢离合

酒精让人觉得当下即是永恒

理所应当相互坦诚

那天晚上学宁没再出现在宴会厅

新年伊始

她们沉浸在对方的臂弯

看对方的眼神犹如滑向深渊

算是一个新的开始

-

去破译局看看吧

从宴会厅出来左转,有一排路灯,顺着走下去,大概五分钟就能到

破译局有自己单独的宿舍和小食堂

他们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后面有一片竹林

顺着路灯继续往下走就进到山里了

有一天我从侦听局回来

远远听见沈静和学宁往山里走

我想返欲去,保持距离瞧瞧地跟在后面

关于她们我听说了很多

过去两年的时光,不敌沈静

我的嫉妒在所难免

但其实,那天是她们这半年来见的第一面

自从那个新年过后,局势变的紧张,近来更甚

学宁开始频繁的出任务,一去就是几个月

而她也不得不闭关解密码

学宁接我来701的时候,她手上处理的高级密码迫在眉睫

所以学宁没去打扰她

跟着她们一路走到寒芒丛生的一片开阔之地

我听到她们对话

用力地拥抱和亲吻

也许不得不把相见当作分离

就是这个样子

-

你问我这些都知道了,为什么后来还要和沈静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她有很多过人的品质,日久生情

也许是因为我听到的那次会面,是她们在701的最后一次

走之前学宁说干他们这行的有时预感很强烈

这一遭她没有把握

有意无意地向我传达了些什么

大概是希望我能多照顾沈静

的确,这里也没有谁能托付了

好在我戴着墨镜,尴尬也能藏在里面

让她不要多想,那么多劫难都过来了

她笑笑没再说什么

然后真的没再回来

 

你能想象到沈静的心情

但独来独往的她似乎并不善于表达这些

后来这些年我是她唯一能倾诉的人

家里还摆着学宁的照片

我们的婚姻好像就建立在这样一种情谊之上

相互倾诉、陪伴、照顾

这让我觉得最深的感情未必是放在婚姻上的那一份

所以后来我们离开701时

是分道扬镳了的

听说当年学宁在南方某个城市以教师的身份当过卧底

两三年不短了,却是段很干净的历史

那里还留着她生活过的痕迹

我猜沈静愿意去那里看看

而我也要回家了

-

山里起风了

夕阳之下,你能看到寒芒摇曳

向南再走远一些,是陵园

但我们不能再走远了

也不必遗憾

这一路就是那时我们曾反复走过的

走出去是我们的幸运

但有人永远留在了这里

说到这里也许你还想问张学宁

她确实不在这里

那份报告上写的是失踪

葬礼都显得苍白

她是情报局里的传奇人物

这些年心里惦念着

总也感觉不到她的离去

所以我依然坚信她能走到大难之后

但相隔天堑

我觉得

我不是那个能找到她的人

 

关上701这只盒子

现在我们都该离开了

天黑之前回去吧

如果有机会,希望你去会会沈静

替我带一声问候

或是两声

谢谢你


评论
热度 ( 8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