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迅】【旧作】玫瑰的时日

/旧作存档

/《听风者》张学宁x沈静



正文


张学宁此行历时三个月,带着小组捣毁敌方一重要情报点,打破了双方持续已久的僵局。

暮色淹没山谷之中的701,张学宁站在楼梯下,看着沈静一步步走下来。

“局里难得小聚,走吧。”

张学宁伸出的手被握住,目光捕获到一丝久违的笑容,轻松散得空气中满是,好像掩去了一场任务里所有的冤仇。

说来相别也不过一个季节那么长。

“一会儿少喝点儿,别跟那帮大男人拼酒。”

“嗯。”张学宁只应了声,没再多说,拇指轻抚沈静的手背,好像终于盼得安静惬意。

见几桌人喝的正兴,张学宁清了杯底,嘱咐伍昌几句,便借回车队拿东西,带着沈静先离开了。

夜里的凉风又起,稀释醉意,沈静挽着张学宁,两人绕过旧厂房,走到了林边道上。

“郭兴中下个月就要走了,上面安排了新的任务。”

“哦?那你呢?”

“我接他的班,后天去上海,会会重庆。”

“怎么这么突然?”

沈静心里觉得什么,下意识扯紧了包袋,随后又松开。

“对了,这次给你带了东西。”

张学宁没有回答沈静,只是拉着她回到宿舍。屋里暗着,待沈静走近书桌,张学宁才拉开了灯。

桌上一只精致的小花瓶,里面立了株玫瑰。

不同于往日时而俏皮的上海奶糖和小玩意,时而应季的围巾和毛线衣。虽然长途奔波使它略失色泽,沈静仍觉得那一抹红色滑进心底,却又有如滑进深渊。她转身抱住了张学宁,随后所有的表现,都像今天喝醉酒的人应是她,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人。

沈静本不贪恋于玫瑰这样的所谓浪漫,她也清楚张学宁不是这样的人。一年到头,相见之日短,大概除了感情,其他别的都平淡如水。

今日不比寻常吧。

次日清晨,张学宁听着怀里人的呼吸声,走过心底的,也只有一声叹息。

张学宁离开那天,沈静没有走上前说一句什么,她就那么淡然地站在一边,好像平日离别一样。哪怕怅然若失一整颗心,也没表露出丝毫。

沈静是对的,因为张学宁不可能平安回来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葬礼上捧一束白花。

后来整个701都觉得沈静像变了个人似的,性格愈发冷漠孤僻。而那些曾令破译局头疼的密码,却在沈静手下一部一部显出原形,其中不乏出自沈父之手的。

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什么,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了感情。

沈静没有去看张学宁的墓,直到那年战争结束,她才置身野草间,抚着墓碑上的200,缓缓开口。

-

学宁,

你早就说过,这是一场游戏。

我执迷不悟的想要双赢,你清醒,却依然奉陪到底。

曾经我觉得所有看似真诚的温情都是你捆绑我来701的工具,所有走失多年的关怀都是你留下的镇定剂,所有狂热的爱慕都是你精明的假象。

我不甘,又沉沦。

直到今天,你我已来去匆匆一盘棋,算错一步终究全盘皆错,我败的一塌涂地,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

如果郭兴中不走,如果老鬼不是你,这样的假设在你买下那株玫瑰,在你看清我那一刻,就已失去了意义。

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连不舍都奢侈。慌慌张张地以为你是个对自己聪明的家伙,以为你天涯海角也该躲过,任所有矛头指向我,因为它们本就该指向我。

可我度日至今,终究无人扰。

那朵花早已凋谢,大概是我算错了时日,今天该我来偿还。

一切都结束了。

-

沈静走了,留给701的,只有最后一块新墓碑。



2014.12.21


评论
热度 ( 3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