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迅|一个小脑洞】贝斯手x歌手

*脑海里突然出现萱唱《Plastic Love》而迅是贝斯手的画面,就随便写写。"你"是迅,"她"是萱。

正文

在排练室窝了很久之后,她们还是决定在友人的小酒吧偷偷过把瘾。她直视你的双眼,含着笑意,说她突然很想唱《Plastic Love》,这让你你喜出望外。

曾经几次,你明里暗里都流露出这份期待,但她始终不为所动,追问也探不出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来。

直到某年你收到她寄来的生日礼物——一把电贝斯。尽管那时往事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你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在你的生日宴会上,她以简讯代替现身,措辞里却带着股熟悉的炽热。你猜,终于有这一天,她想象那般情景,也有几分随之摇摆的欲望。

总说老了,细纹横生,眼下更是如此。你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搞定这把贝斯。

你永远也不能忘记自己关于此的一个愿望,但还是在酒过三巡之后的渐欲迷离中才再次做了决定。决定试着学学。

花了三年半的时间,你终于在年轻友人的邀请下,于台北完成了自己作为贝斯手的初次登台。你传简讯给她,她说着不一定有空来,但还是站在了台下。一边小口地喝着啤酒,一边看你们调音。

这感觉很奇妙,你对她来说不是银幕上的某个角色,她对你来说也不是舞台上的永恒焦点。四目相接,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而她则显得冷静许多,克制地挑眉以示期待。

你想真是越来越没当姐姐的样子了。但恐怕后来这些年,你也不满足于只是老姐的身份吧。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而她似乎也从没向你表达过什么异议。

你们只是若即若离,你们都知道这不是谁的错。

It changes.

一切准备就绪,灯光还未亮起。年轻友人跑来同你窃窃私语,你得知年轻友人被母亲放了鸽子,但这也不怪那个高冷的女人,恰逢香港雷雨天气,航班取消而已。

你们笑笑,演出正式开始了。

后来你就在台北住下了,亲身体验之后,你得承认她隐居避世的生活很是悠然自得。你们谁也没把话说得太明白,保有一份心知肚明的默契,反而有种意料之外的暧昧气息。

都这把年纪了,你暗自想着,却依然没有拒绝这样的日子——音乐于你,她于你。

"所以我可以说,这是给我的保留曲目?"

她踩着你的节奏,用歌声回答一切。

自娱自乐大概也是一种恩赐,让彼此沉浸于此。

至少,你们无人来扰。

-

突然のキスや

猝不及防的亲吻

熱いまなざしで

以及热情的眼神

恋のプログラムを

恋爱的步骤

狂わせないでね

请不要打乱了呀

出逢いと別れ上手に打ち込んで

邂逅与离别虽然很棒

時間がくれば終わる

时间却就此结束

Don't hurry!

.......

閉ざした心を飾る

封闭的心任凭如何粉饰

派手なドレスも靴も

即便穿上华丽的礼服和鞋

孤独な友だち

也只不过是个孤独的人

......

I'm just playing games I know that's plastic love

我只是逢场作戏,我明了这不是爱

Dance to the plastic beat Another morning comes

伴随着不安的心跳,又度过了一天

-
End.

评论
热度 ( 2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