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in love (四)

人生无处不难产...

基屁股:

差点忘了还有坑没填
观夏目友人帐得出的灵感,要是撞梗的话 ⊙ω⊙ 我俩太有缘,来聊个天呗~
日常感谢校对姬友@罐一张 


_(:3」∠)_愿地铁小队保佑我雅思7777

Chapter 4
到底还是被发现了,Shaw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今天所有人都来找她搭话?
看着Root满脸微笑地朝她走来,Shaw发现缠绕在她右手上的纱布变得有些脏兮兮的。
“Sameen, 捉迷藏好玩吗?”
Root的食指绕着发梢打转,她故意把“Sameen”的尾音拖得长了些,声音里的俏皮激起了Shaw身上的鸡皮疙瘩。从昨天帮她处理完伤口后,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下限展开了疯狂地进攻,没人告诉过她与人相处的基本界限吗?
“别那样叫我名字,我只是碰巧路过。”
看着Root一偏头勾起嘴角,Shaw第一次想要用“灿烂”这个词去形容一个人的笑容。
“Whatever,我得走了。”
这一天从早起就已经够倒霉了,Shaw决定还是赶紧回家,一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局面就变的有些令她掌控不住,Shaw不喜欢这样,况且她的胃从放学开始就一直给大脑传简讯,说它饿了。
“你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吗?”Root赶忙拉住即将离开的Shaw,本想扯住胳膊,最后却勾住了她的手。
“What do you mean ‘yesterday’ ? ” Shaw 甩开Root,转身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棕发女人。
这该死的身高差。
被挣开手的Root丝毫不介意Shaw 的粗鲁,反倒是觉得这小个子生起气来很是可爱。她大概想象不到在其他人眼里,这是个多么疯狂的想法。
“你知道的,那个关于‘看得见’的问题。”Root的神情正经了些。
“我又不是个瞎子。what’s your problem?” Shaw的语气透露出强烈的不满,现在可不仅仅是生理距离侵犯那么简单了。
“Oh please sweetie, 你我都知道我指的是什么,”Root指着不远处正背对着她们的一个老人,“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一个老人啊,又怎么…”
Shaw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简单的幌子给耍了。
“我就说吧?” Root邪魅一笑,“那老人上个星期因遭抢劫遇害身亡,就在这儿。”
Shaw突然想起John似乎在餐桌上提起过,当时她只顾着解决盘里的牛排,能顺便白了一眼John已经算顾及情面,毕竟会在饭点提起凶杀案的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Shaw眉头紧锁地看着面前的棕发女人,想从对方眼里得出答案。
“没错。”Root笑着回答她。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也和他一样?”金发小女孩的面容在脑海里一闪而过,Shaw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Well, good point, 我也分不清人和鬼。”Root耸了耸肩,低头继续与Shaw对视,“但那又怎么样?I live to amuse. 是人好还是鬼恶总没有个绝对吧?我同它们打交道,就同与你一样,总得给些信任,付出些感情。”
“你还真是想得开。”
Shaw收回了视线,Root将“信任”与“感情”脱口而出时的神情让她很难认真起来。那神情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件她除了躲藏之外怎么也无法完成的事。
“所以你的问题出在哪里?”
“我感受不到,更不要谈付出了。”
“那你能感受到什么?”
“愤怒。”
Shaw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一直以来她觉得自己是异于人和鬼的存在,没有哪一边会接纳她。就是因为自己“看得见”,所以她亲眼目睹父母的不幸,但自己却无法做什么;以为自己遇到了可以毫无保留地透露心扉的人却发现不过是假象,所有的感情到最后不知不觉地转化成了愤怒。她完全可以做出一副被说服了的样子,但“看得见”给它带来的麻烦远多于这样一个事实存在的本身。她何曾不想与别人一样,和朋友嬉戏,去拥抱自己爱的人,但得到的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若结局永远都是不尽人意,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经历,于是Shaw封闭自己的感情,拒绝任何人向她伸出的手,愈来愈冷漠。现在,眼前的人说和自己一样“看得见”,Shaw不敢信,也不想信。
Root没有接话,只是将手搭在Shaw的肩膀上。Shaw感受到从Root掌心传来的温度,这次她没有甩开Root,但避开了那道始终没离开她的视线。有一种冲动使她想要把面具摘下来,哪怕只再多几条裂缝,可是她不能。她害怕一旦褪下了这层保护便是坠入沼泽深渊,无论她再怎么挣扎也只会越陷越深,直到将自己吞没。
“Hey, 我想你不是感受不到,你只是…需要一个能接收你情感信号的人。”Root在Shaw 的耳旁低声说着,“也许我能理解你的感受。那个重要的人,在失去她之后我也曾自我封闭,仿佛一切索然无味,甚至包括生命。”
感觉到面前的人没有那么激动后,Root继续说着:“但后来,我看着她的魂魄,陪着她直到她再次离我而去……”
说到这里,Root哽咽了一下。察觉到对方声音颤抖着,Shaw还是下意识看向她。
“在那之前她对我说,她眼中的世界已经只有黑白色了。她恍惚觉得一生短暂,昙花一现,但至少也算得上有份灿烂的曾经。”Root微笑着,眼里满是温柔,“总有一天,或许在某条路上,某棵树下,你还会遇到一个让你与世界相连的人,那个人会把色彩带回到你的世界。”
Root收回了搭在Shaw肩上的手,空气介入双方的温度,温热四散而去。
两人站在原地,没有理会过往人的目光,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对方。Shaw的表情困惑而凝重,Root没打算再说下去,拉着她走向湖边的苹果树。
“我给你摘个苹果吧。”
Shaw站在树下,看着Root的动作,一不留神瞄到了裙底,立马转头看向别处,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声。
“接着!”没注意到对方脸上的微红,Root把手里的苹果抛给Shaw,树下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苹果砸到了脑袋。
“噢,抱歉sweetie. ”Root嘴上道着歉,满脸尽是掩饰不了的笑意,调整好角度后跳下树。
“你这样就不怕被别人发现吗?”Shaw嘟着嘴嫌弃地拾起掉落在草坪上的苹果,确认它还能吃之后大口咬了起来。
其实她被砸的也不是很痛。
Root顾不上回答她,用手上的绷带擦了擦苹果,便小口咬了上去。
Shaw看着面前这个的举动,突然明白为什么她的绷带会变得脏兮兮的。
“你的绷带要换了,“话语声一落Shaw又咬了一大口手里的苹果。
此时,对于平常根本不正眼瞧蔬菜和水果的Shaw,手里的红苹果虽然不及牛排美味,但勉强还算是能入得嘴的。
Sameen Shaw真的是饿坏了。
Root看了一眼正认真吃着苹果的Shaw,靠着树干坐了下来,说:“你帮我换吗?”
Shaw 翻着白眼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面前撅着嘴故作委屈的那个女人,她嫌弃的眼神反倒让Root有些乐此不疲。余晖的角度给Root添上一层光晕,得意起来的样子也好看。Shaw只好别开视线,随后意识到Root看上去面色有些苍白。
才10月初,树上已没多少树叶,在湖畔旁众多树中显得格格不入,果子也没几颗。Shaw猜这棵树也许是到了年龄,边想着边面朝湖面坐了下来。
太阳还未下山,湖面上仍有几对情侣划着船谈情说爱。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啃着手里的苹果。
“别看来这儿这么久,我都还没划过船,有机会我们也可以去试试,”Root看着不远处在船上亲热的一对情侣说,“两个女孩子之间要好好谈谈感情。”
“I don’t do relationships。”Shaw手里的苹果很快被咬的只剩下果核。
“Why are you so afraid to talk about your feelings? We a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Root从口袋里递给Shaw一张餐巾纸。
Shaw白了一眼,头也不转地接过纸把果核包起来。
这个家伙,明明有有纸还用绷带擦苹果。
“嘿,你什么意思?!” 湖面上一个男人突然朝着Shaw没好气地大喊着,“翻什么白眼?你有什么不满吗?”
“别理她James,她是个精神病。”女人拉着快要站起来的男友。
“精神病”这三个字触动了Shaw的神经。
Root看着身旁的人,即便对方面容上看不出什么,但 Root能感受到那种不适,她试着握住Shaw的手,轻轻安抚。
“我们还真的是天生一对,sweetie~那些人也总这么说我。”
“他们没错,”Shaw看着Root故意停顿了一下,并未发现自己上扬的嘴角,回答着,“你是疯疯癫癫的。”
Root放声笑了起来,丝毫不在意那些循声而来的目光。Shaw拿过Root手上的果核,撑着树干站起来,径直走向垃圾桶,Root也拍拍衣服跟了上去。
“明天你还过来吗?”Root见Shaw迈步离开草坪往大路走,赶忙上前问她。
“不知道,或许吧。”
Root 捕捉到她脸上转瞬即逝的笑意,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天色伴着Shaw离去的脚步暗下来,但此刻夜色并没能打扰她少有的愉悦。
今天,不赖呢。

评论
热度 ( 33 )
  1. 罐一张基屁股 转载了此文字
    人生无处不难产...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