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迅】女友视角日常

*趁着过年厚着脸皮为冷西皮强行加戏。

*“她”是迅,“你”是萱。

*还想再强调一遍本文是虚构。姐妹情深,情谊长存。



正文

「清晨」

她的惺忪睡眼还藏在肆意散落的长发里,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缝隙溜进来,又令她皱起眉头,嘴也稍稍嘟起。翻了个身,她习惯性地伸出手想搂住你,顺便把脸埋在你怀里多睡会儿,却扑了个空。费劲地睁开双眼,她才发现你正举着手机坐在她身边,脸上写满了宠溺和窃喜,因为那镜头正对着她。

“再睡会儿嘛,等下再拍。”

她的手抬起来抚在你侧腰,却没有拉扯的动作,她知道时间还早,而你当然不会拒绝她。

「洗漱」

她挤了比平时要少的牙膏在电动牙刷上,从放进嘴里启动牙刷的那一刻就闭上了双眼,一分钟过去,也没见牙刷有明显的移动轨迹。你提醒她这一点,得到一声含糊不清的“好困~”,但好在牙刷终于找到了它的下一个位置。慢悠悠地漱口洗脸之后,她总算是清醒了一些,你们的眼神在镜子里交汇,她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表情。

「早餐」

你们热了一下昨晚就煲好的粥,锅里咕嘟咕嘟冒泡的时候,你觉得整个厨房都热了起来。今天她负责煎蛋,而你负责烤面包和蔬菜沙拉。她问你今天要在煎蛋上撒糖还是撒盐,你说那就换个口味吧,吃甜的,她说好啊。橙子和梨她各切了一只,摆盘的时候将它们放的离你更近,橙子有些酸,因此你并没能吃掉太多。反正她是吃饱了,歪着脑袋向你挑挑眉,眼神里带着点无辜的意味,算是回答了你酸涩地撒娇。最后你还是把属于你的那部分水果吃干净了,并没有太多不情愿,因为梨特别甜。

「10 o’clock」

窝在沙发上的她放下剧本站了起来,说读到这个部分就突然很想听椎名林檎。她去找唱片的时候你记录下这一刻,她的背影在你屏幕上,从那盘起却又将落未落的发到翻找时肩膀的移动。正当你视线顺着浅灰色睡衣的褶皱与纹路一路向下时,音乐响起了,她扭过头捕捉到你的表情,嬉笑和惊讶都有,因为这首歌也是你心中所想的。她向你走来的时候你还举着手机,录像也还没停止,霎时间,眼下的余光里也尽是她身影,真切又模糊。

「午后」

事实上你们的作息不太一致,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什么。你夜里睡得很少,她偶尔会熬夜听你写歌直到睡着,或是你们分享一部电影。有时你也会在浪潮褪去的余温中陪她躺着,睡不着,但适合思考,要么是你们进行女孩儿们睡前的谈话,要么是你看着她呼吸均匀地睡着,试图记录她睫毛的细微颤动。而现在你困了,换作她让你搂着睡个午觉。你做了一个平静的梦,梦见她去拍戏,你也在片场。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天气格外寒冷,她让你先回去休息,在屋里等她,但你并没有照做。你还听见她的助理打趣,说你在的时候工作会很轻松,因为你总是会更上心。当片场的工作人员在为一场调度变化而忙忙碌碌的时候,你感受到了抽离,现在你又切换成上帝视角了,注视着你和她的一举一动,休息期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你不记得了,但至少你们都笑得很开心。

你醒来的时候她正坐在你身边看书,是你上午在看的那一本。你告诉她你梦见了什么,她笑着看你,然后吻你,这是你意料之中的回答。现在你们都能更好地把握生活节奏了,活在比从前更享受二人时光的情形里,自由和爱恋也平衡,这样的无声大概是最好的理解与尊重。

「傍晚」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你们终于决定出门走走,此刻正是夜市的钟点,热闹在通向海边的街道上铺展开来。她闻到了烘培店里牛角包刚出炉的香味,而你打算再买杯咖啡,这样晚饭就算解决了。通常你们会并肩或是挽手而行,但此刻你的手因为握过咖啡杯而暖烘烘的,所以在沙滩上的时候,你选择牵着她。天气算得上晴朗,除了海面上随波浪起伏的渔船灯火,你们能看到零星散落,还有月亮和云层叠印在一起的光晕。你们聊天,她时不时扭过头来看你,这是她的习惯,你知道她此刻是完全放松下来了的。步伐很慢,时而你能接住她的眼神,时而不能,但没什么可担心的,眼神与眼神总会找到彼此链接的位置。沉默片刻,你会回想,首先走进思绪的便是她那双眼睛,而你从未怀疑过那双眼睛。海风一阵阵地钻进衣物,又一阵阵地离开。直到另一只手发凉,你们便往回走,走一条寂静的小路,只有独自遛狗的老人,绕开身边的无序与喧闹。

「MV」

你喜欢在夜里开工,虽然她看起来有些累了,在茶几旁端坐得像个小朋友,但依然能很快进入状态。情绪似乎是酝酿好了,她的眼神有意回避了一下镜头,但看向你时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明显是个被噎回去的笑场,很好,开机初初的预热。随着分秒推进,你们有了与平时不一样的感受,一种建立在拍摄者和被摄者之间的轨迹感几乎凌驾于真实感。她的平静与你对节奏的把玩糅合在一起,瞳孔中的锋芒和镜头的颤动也成了发问的形式。你知道她很投入,也许是基于某种切入思考的时间性巧合打断了歌词衔接的注意力,她笑了,而这像个开关一样,使你能够一边尽兴摇摆,一边欣赏她接二连三的小表情。最后你们回到了同一个频率上,仿佛火花在两人之间的轴线上以驻波的形式分布,她是你的反射波。穿堂风涌进来的时候已是尾声,你问她需不需要再来一遍,她弯起笑眼,任性地嘟嘴摇头,而作为摄影,你百分之百地愿意为她多保留这几秒。

「入眠」

她钻进被窝的时候,你正盘腿坐在她对面的书桌旁录制你的部分。她没有主动打扰你,希望她的脚步声也没有,但对视的笑总是自然而然。她应该是有告诉过你,她喜欢这样的你,并且不止是这样的你。不知道在自我对话式的即兴表演里,你是不是真的也在对自己说同样的话。又或者你的心里住着某种意象,当一种事物无法完全涵盖你对爱的定义时。但无论如何,你感受到了玩的开心这种自足。五分钟的时间里,她大多会转移视线,但你知道她的注意力还是会以你为圆心转动,而此刻除了空气,也只有你能给她这样的束缚。


最好的是你们都享受这个过程,而这个最好,正在发生。

-


评论
热度 ( 2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