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0

中秋快乐

*灵感来自《A Ghost Story》(《鬼魅浮生》),有一定的剧透,电影资源走→百度云  密码:17dy

*没看过电影应该也不太影响阅读,还是解释一下,文中的“你”是个幽灵一样的存在,至于全文及结尾怎么理解还是看个人吧。

BGM:The Secret In The  Wall - Daniel Hart

 

正文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清楚地感知时间流逝,诸如“今天”、“昨天”这样的词语,会让你再次陷入沉思,因此你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专注眼前,就像现在这样。

风穿过门窗的袖口,还能让你捕捉到声音,很好,秋天又来了,也许你可以这么说,因为你想不起对你来说上个秋天到底是什么时候。但可以肯定,在你面前的一切都是崭新的,新来的一家人,新的餐具,新的沐浴露香…想着,你走进主卧室,天色暗了,地毯的颜色显得比紫罗兰还要更深一点。左侧的床头柜上有张合照,在你犹豫要不要拿起来仔细看看的时候,照片上两个人的名字已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可你还是忍住了。一来你无法确定,二来也不会有人听见,因此台灯闪烁,滋滋啦啦响个没完。你很感谢这些乎明乎暗的小精灵替你表达情绪,但它们必须停下来,因为你听到声音从钥匙孔中传进来。转过身,你能轻而易举地从对话里分辨出谁是谁。

Shaw带着一身寒意走进屋,手上抱着一纸袋的采购战利品,高个子女人跟在后面,手里牵着Bear,狗爪子吧嗒地踩在地板上。门关上了,没有异样,只有Bear定睛看了你一眼,又扭头看看正在为他解开绳索的那个女人——那是Root,你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当Bear再次锁定你的时候,你消失了,因此他只能歪着脑袋又看向Root。Root笑了,捧起Bear的脸,揉啊揉地。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去休息吧。”

你躲进客厅的窗帘里,现在那两个女人都在厨房忙着什么,Bear回到了窝里,气氛没那么紧张了。事实上,你不太清楚Bear看到的你是什么样子,你以为自己是个床单怪,因为当你从圣玛丽医院的病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它并没有滑落。但你了解Bear,不管是不是停留在曾经,总之,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你觉得Bear认出了你,他就差扑上来,感受一下什么是“一场空”。

Gen带着她女朋友走进屋的时候,Root正在煎牛排,那香气令Gen欢呼雀跃。其实在五分钟前,Shaw凑上去搂Root的腰时,你就意识到了空气成分的美妙变化。现在你又能感觉到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但今天是个团聚的日子,Gen的女朋友手里还拎着蛋糕,是Shaw爱吃的那一家。即使记忆正面临缺失或重组,但对此你仍印象深刻——在“兼职”做学徒的时候,你“顺手”救过一位糕点师,为了表示感谢,她亲手做了一块儿蛋糕,而你把它带给了Shaw。现在她工作的那家烘焙店现在还开着,店名就印在地上那条装饰着蛋糕盒的丝带上。

Gen考进了大学,你猜测她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虽然你的记忆里并没有她成长的痕迹,但看样子,它们确实存储在Root的脑海里,因为她正眉飞色舞地讲述着Gen在高中时做过的某件事,写在神情里的除了酒后微醺,似乎还有几分为人母的骄傲与喜悦。你得承认,这令你有些好奇。

趁着风涌进吹起窗帘,你从那里走开了,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样子令你自己都发笑。Gen随手抓了一颗小金桔放在嘴里,起身过来再关些窗户,你和她擦身而过,但注意力其实全在Bear身上。好在他兴许是白天玩儿累了,窝在Shaw脚边昏昏欲睡,即使是四个人的棋牌游戏也没能惊动他。Root还想再来一杯威士忌,Shaw制止了她,表面上是怪她喝多了乱出牌,毕竟眼下茶几上的这盘母女对决,她们可是占了下风。但你知道,Shaw更多担心她的心脏,因为你能感觉到自己胸腔里的某处跳动,甚至,更多感觉到不适。很奇怪,除此之外,你并没有替Root“承担”更多。你看着她放下酒杯,依然在抉择下一张牌,而最后你只是躲进卧室里,任台灯滋滋作响。

迫不得已,你在床上躺下来,躺在左侧,床头那张合照就在你眼角的余光里放着。有句你曾说过的话又回到你脑海里——“And as long as the machine lives, we never die.”你试图向自己解释今夜所见的一切,就像当初试图说服Shaw摆脱那套模拟理论,但它们乱作一团。

“A shape, you know? Nothing firm.”

“What it means is the real world is essentially a simulation anyway.”

你开始感同身受了,或者说,你早就开始感同身受了。如果发生在你身上的一切都是“对”的,那么在Root和Shaw那里,一定有什么事情“错”了。但事实上,你和她们存在于同一个动力系统中,只不过,你根本不是一个点。你很清楚,你并不是完整的,但你就是没法给自己下个定义。

而Root才是那个点,用她的话来说,系统噪点。

“We might as well be a symphony.”

你清晰的听到自己说出这句话,随后胸腔里剧痛蔓延,倒是肩膀上有一处温热,但你觉得自己正在从眼前的世界里淡出。就在所有感官入口即将封闭的那一瞬,有什么牵绊住了你。

从失重到坠落。

 

“Sameen…”

“嗯哼,你终于睡醒了。”

一阵酥麻从Root的手上传来,倒吸一口凉气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地攥着Shaw的衣角。

“你昨晚表现的就像个粘人精,我又不会跑掉。”

Shaw无奈地握住那只手揉起来,她甚至能想象到那里面血液流通的样子。

“是我喝多了…嗯…Gen她们回去了吗?”

“对,她们甚至替我做好了早餐。”

“哦?真惊讶。”

“所以,昨晚睡得还安稳吗?”

Root就那么看着Shaw,你知道,现在轮到你来回答了。

-

评论 ( 9 )
热度 ( 42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