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loves you 续

*刀片预警

最近一直在外面,写文也懒懒散散

之前有人说想看后续,灵感不很多,就写一点做个了结好了

前文 Memory loves you 

正文

The cat的耳伤刚愈合的时候,还会偷偷溜出去,像往常一样在附近的街区建筑里溜达。Shaw通常会在添猫粮的时候叫两声找找它,但找不到的时候也不担心,反正在机器眼里,它已经是自带黄色锁定框的存在了。

"看起来是老朋友了。"

耳机里传来声音的同时,Shaw的手机上也收到一张照片。The cat坐在一处矮墙上,眯着双眼,金黄色毛发被清晨的阳光晒得生辉。它身边坐着一只灰色的家猫,胖乎乎的,脸上写着几分绅士笑的意味。

Shaw撇了一眼,没有表示什么,继续吃早餐。

"它很早就跑出去了,去翻以前常光顾的垃圾桶,不过已经被清理过了。然后又追着一只老鼠跑了半条街,追到下水道口便停下了。以前寄居的小树丛里来了新的猫,她就只在附近嗅嗅气味。回来的路上被冤家撞上,但这只灰猫及时出现……"

"好了,我尊重它的个猫隐私。"

"我想你应该带它做个绝育手术。"

"得了吧,没把它当家猫。"

"它耳朵不好使了,你知道的,斗不过那些野猫。"

果不其然,溜出去三五次之后,The cat就像变了只猫似的,在家里安安分分,做过最过分的事情不过是霸占Bear的床,因此Shaw也妥协了。它似乎有些恋旧,以前只是想去告别。虽然它从不为跑的一身脏兮兮而表露歉意,但也没展现出什么过分高冷的气质。慢慢熟络起来之后,睡醒的时候如果Shaw在家,它就会死皮赖脸地贴过去,翻翻肚皮卖卖萌,挥挥白色的前爪。

The cat也不是没有脾气,敏感程度甚至让Shaw感到有些诧异。

有一次是,Shaw生气地掐断了The machine的温馨提醒,喝多了,带着那天送上门来的女人回了家,而一般情况下她只会找个不错的酒店。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无非是解决需求,好像不经意间叫错了名字,但看起来那女人也不太在乎。就在两个人要纠缠到床上的时候,The cat突然扑上来,一爪子拍在那女人的腰上,划出几道血口子。

"F**k!你发什么疯?"

Shaw还带着酒气,瞪着躲进墙角的The cat质问道。

The cat倔着脾气叫了几声,看陌生女人匆匆穿好裙子,才一溜烟地跑出卧室,Bear在门口绕了两圈,左看右看不好开口,最后还是卧回了自己窝里。

Shaw揉揉自己的脑袋,看了几眼那女人的伤口,并无大碍,便用一位外科医生的电话号码打发走了她。

那晚之后,Shaw没记恨什么,The cat倒是施行起了冷战政策。它有意不和Shaw同处一室,睡觉地点从卧室变成了书房或者后院,吃饭也是等Shaw走开了才过去扒拉几口。虽然Shaw在酒醒之后就及时更换了床上用品,清理了房间,但The cat还是最多在卧室门口打转,更别提蹭被窝了。

“梳毛!”Shaw举着毛刷,打开后院的双开门对The cat下命令。

The cat一开始不为所动,一人一猫僵持了一会儿,当Shaw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时,它也开始犹豫了,站起身又坐下,反反复复。

最后还是Shaw主动走过去挠挠它的小脑袋,而它也没有反抗。

顺利地梳整好毛发之后,Shaw抱起The cat回屋,天色不太好。窗外大风呼呼作响的时候,Shaw正在沙发上看棒球比赛重播,而The cat窝在她腿边睡着了。

Shaw喝着啤酒,有些走神。

她没深究过The cat的某些“怪异”行为,比如说喜欢跟着她溜进武器库待上半天。有的事情,她也就当是巧合,比如说The cat在她穿皮衣的时候会多叫几声,在她吃苹果的时候会凑过来又嗅又舔(似乎其它水果也会)。再或者,她就将一切都解释为,The cat太有灵性,毕竟当它钻进储物间睡觉的时候,永远窝在同一个角落的同一只箱子上,而那箱子里装的是Root的遗物。

至于陌生女人事件,其实The cat从不给来家里的陌生人什么好脸色看。

总之,至始至终,The cat都只是一只猫。喜欢上窜下跳,在书架上假装威风,捉弄Bear,也会因为Shaw洗了它心爱的玩具而闹脾气。身体当然不如人,时不时生个病,蔫儿在医院里,让Shaw当完人医还得接着去宠物医院向兽医学习……

Gen不常回来,Shaw有时也对着The cat说起话来,问它一些它也回答不上来的问题,然后自己再喝杯威士忌,嘲笑嘲笑自己。她想这样也不算太坏,也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

Shaw觉得给Root扫墓的时候,The cat也应该在场,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后来花店老板也认识Shaw了,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是副驾驶坐着猫,后座卧着只马犬。问起来,Shaw不过说是买花去见一位重要的人。

年年如此。

-

评论 ( 13 )
热度 ( 37 )
  1. No.20160418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虐到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