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慕大「3」

*肖根x阿根婷的“百慕大三角”,自主避雷谢谢
*和正剧有一定出入
借用风大的脑洞→链接 

电梯间「1」 「2」

正文

Greer没有子嗣,因此每次Decima高层有什么年轻而新鲜的血液注入时,还是会调动起他一整颗如父般慈爱的心。尽管他那张写满年迈的脸堆起笑来也尽是老谋深算,好在那银发与一道比一道深的沟壑多少还有点和蔼的意思,哪怕用它来形容他与年轻人之间的代沟可能会更合适。但毕竟Decima内部人人都是一个德行,做完一整套身心归一的入职前洗脑培训,谁还会在乎那么多呢?
不过话说回来,Martine在Greer心里还是占据了重要地位的。作为特工,Martine极为出色,高效出勤任劳任怨,甚至还在某个公司加班的深夜救了Greer一命——怎么还不允许老人家有点儿心脑血管疾病吗?日久生情的道理Greer倒是认的,因此从那以后他便视Martine如己出。女儿心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当父亲的要是再看不出来,就很说不过去了。为了Decima的百年大计,也为了女儿的幸(任)福(务),Greer觉得是时候了,索性又亲自上政府跑了一趟。
于是Samaritan上线了。
Samaritan这个小孩子熊的不得了,活像个黑心商贩的儿子,上来就恶意霸占市场资源,拿下了全纽约的监听监控设备。情形如此,家教极好的The Machine就很吃亏,本着从父亲那儿学来的人命关天的原则,惹不起总还是躲得起的。风水轮流转,这回该机器小分队拿掩护身份和阴影地图了。

当Shaw在化妆品专柜前摆脱了引荐人时,转身就给了墙顶角的小红点一记大白眼。过低的收入过高的人流量,刺鼻的香水味零散的男男女女…比起眼前的物欲横流,她更希望自己是某个小医院的不知名骨科专家,收割不了膝盖最起码还能收拾一下残局,毕竟处理顾客与色号的关系可真不是她的强项。
“你今天还真是犀利啊,甜心。但很遗憾,我们雇你来的目的是售货而不是吓跑顾客,留意一下那边等待化妆的女士好吗,她已经等15分钟了。”
这已经是Shaw今天第三次被经理警告,他们各自都快被对方折磨得没脾气了。而当她转身看到Root咬着吸管飞来一个暧昧的wink时,怎么说呢,怒火又被压回了七成,至少她终于能找个像样的人一吐不快了。收起皮笑肉不笑的勉强,带着一点点小震惊和摊牌的决心,Shaw把高跟鞋踩的更响了,以迎合Root那一脸日常撩拨的笑容。
“这种正职我干不了。”
“抱歉, Sam.你需要新身份,并且,你得信任机器。不过呢,我喜欢你的新形象,你和秋色系一定绝配。”
“见好就收行吗,信不信我拿鞋跟踹你。”
Shaw不知道Root为什么每次都能戳中她某处无伤大雅的软肋,虽然此时她已经收不住脸上自然流露的笑意了,然而这得寸进尺的女人居然还要让她为她化个妆,果然是进了服务行业。
“暂时委屈一下,honey, 按照日程行事,别忘了查查愿者上钩的配对。”
“愿者上钩?你是认真的吗,约会对象?”
Shaw恨不得现在就拉着Root进洗手间制造点异常动静,但看在她们都只有一身衣服的份儿上。
“你最好给我小心点。”Shaw放下手上的口红,幽幽地吐出这句话。她实在受不了Root在化妆时那无处安放的双眼,肆无忌惮地游离于她的深V领和手之间。简直是天使的外表小色狼的心。
“Kiss kiss to you too.”
Root把没喝完的饮料塞到Shaw手里,留下一个不舍的神情和步履匆匆的背影。Shaw一脸嫌弃地扔掉了饮料,瞥了一眼身后的经理,继续在柜台前溜号。

在监控员检查异常时,Martine一眼就发现了这段光天化日之下的调情,这时候眼尖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而更不幸的是她还下令调出来看了完整版,细心如她,连化妆时Root的指尖如何在Shaw胳膊上打圈圈都留意的一清二楚。她不知道只要再拖动一下进度条,就能看见梦中情人因担心而查岗她情敌,以及后者不会打礼盒装蝴蝶结的笨拙模样。但毕竟Martine不是个需要靠积攒怒气值放大招的游戏英雄,她最好还是没有看过Shaw为Root涂大胆色调指甲油的画面,实是在过分亲密了。
这么一来显然Martine也错过了一个令她有些安慰的细节——就“愿者上钩”一事,Shaw不愿意The machine插手她的爱情生活,但事实上小上帝正这么做着并且还摆出一副自己也不想的样子。她和Root已经至少三次相见却不能互上了,而总坐在副驾驶的Romeo又不是一个合格的Romeo,Shaw开始更深层次地憎恨Samaritan了,根本不亚于Martine憎恨她那样。
在Shaw翘班不务且不误正业的日子里,Martine几次都没能在商场里跟她打个照面。而就在Samaritan要失去耐心为她另行分配时,作为人类特工的沉着冷静还是至少令她成功地戳穿了Shaw的掩护身份。她知道Shaw坐着Root那辆蛮酷的摩托车跑了,或许她想过要先派人封锁出口,但即使她不那么做也没有人会怀疑。Martine是有私心的,她暂时还不想把Root牵扯进来,相见不如怀念,虽然也没发生过什么值得怀念的事情,但她可不像Lambert一样能在真正的尴尬面前腆着张厚脸。再者,如果战争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结束了,她要么在Samaritan的慈悲下成为失业游民,要么被贴上一个连名字都没的革命烈士称号。与其如此还不如让爱的人多自由两天,Samaritan的小白鼠已经很多了,而Root在她那儿制造出的心软几乎能与忠心比肩。机器终归是机器,Martine也算是一类能拎清平衡的人,只不过好像站错了队。

回地铁站的路上Root没少掉一顿对Shaw的数落,而Shaw对自己的理亏心知肚明,令她不适的是Root第一次正儿八经不带任何调情因素地用“在乎”这种字眼。但能见到Bear依然令Shaw感到愉悦,况且今晚至少有80%的概率,她与Root能共享一张简陋的床,哪怕是在地铁站。

TBC

电梯间「1」 「2」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