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慕大「2」

*肖根x阿根婷的“百慕大三角”,自主避雷谢谢

借用风大的脑洞→链接 

电梯间「1」  「3」

正文

“屋里有那么热吗?说说那个女人。”锁好安全屋的门,还站在门内楼梯上的Shaw居高临下地看着边走向客厅边脱皮衣的Root,这样的机会可真不多。

“我还以为你的眼里只有我呢,sweetie.She is Martine, Samaritan's agent.”

“Anyway, really nice her chest.”Shaw撇了撇嘴走进屋。

“Aw...多亏我姿色过人的波斯保镖及时赶到,悬崖勒马也不是件坏事嘛。”

Root勾起一个比在酒吧时更自然的笑,迈着大长腿朝Shaw的方向走去,她走路晃悠悠的样子像只可爱的小企鹅,没过膝的裙边克制又放肆地招摇着。要不是知道Root曾患腿伤,Shaw一定会认为她是故意的。当然此时这种嫌疑也不是没有需要被加重的可能,毕竟她的目光还承受着那白皙双腿的贿赂,真该死,屋里确实比外面热一些。

Root已经来到Shaw身边了,不安分的手扯开了她风衣的腰带,又顺着腰往上滑,正解着胸前的并排扣,就被Shaw扣住了手腕,而力道并不太重。

“我们进展的有这么快?”

“总要有人来挑战你的三晚原则不是吗?Someone who cares about you.”

Root很轻易就摆脱掉手腕上的控制,加快了动作。毕竟Shaw的目光还死死地锁定着她,而此刻她甚至觉得呼吸的频率都要被带跑了,真让人心跳加快。

“这可是你自找的。”

“真开心你这么说。”

Shaw耐心地等扣子一颗颗正常地被打开,这是她喜欢的那件风衣,而且明天还要靠它来御寒。至于Root身上的这件,大概是没有留着的必要了,季节性太强不说,还总勾引来些野猫野狗们蠢蠢欲动的目光。所以在她们近乎扭打着撞进浴室之前,那条裙子就被撕烂了,惨兮兮地耷拉在茶几旁,Shaw发誓那里面可一点儿都没掺杂她对Martine的怒气。

站在花洒下的两个人倒是安分多了,都是成年人,总不能因为浴室地滑而翻车。这倒是她们俩第一次共浴,Root借着身高优势要为Shaw涂抹洗发露,而Shaw意外地没有躲开,事实上她非常会享受当下。所以当Root的手指一次次力度适中地搓揉着她的黑发时,一种莫名的生理反应和冲动击中了她,惹得她伸手挤出一些沐浴露,转过身一边想要抬头亲吻Root,一边将沐浴露涂抹在那人胸前,一轻一重地拿捏着。

在人形界面奉旨当了大半个月的空中飞人之后,天知道她有多想念Shaw。想来也难为了Martine这个在暗恋与任务中进退维谷的女人,只能纠缠于追踪和跟丢,却迟迟不能上前搭讪,平添几许隐忍而坚毅的人格魅力。而作为一个几乎没有过性伴侣的人,Root也意识到了自己对Shaw的某种略显深情的依赖。挑逗一个反社会是极度危险的,但Shaw似乎默认了Root是那个唯一被赦免的幸运儿。她们的确很合拍,至少在性事的节奏上,Root从来不会输她几分,而她作为一个医生,也绝对会照顾好Root那颗经受过酷刑的心脏。

当Shaw把Root扔到床上准备开启两人第二轮的感官体验时,Martine正在撤离某起车祸现场的路上,另一个目标已经命丧于此。她听着耳边传来的身份变换指令,裹紧有些灌风大衣,一直踩着高跟鞋的脚已经有些麻木了,但完成任务依然令她获得了神清气爽的满足。如果Greer在会面时亲口赞扬了她,那么这种感觉还要再翻上一番。

大概于她而言,信仰和情感总是拎得很清楚,二者之间仿佛隔着楚河汉界一般。这种分明并非不无好处,但也的确忧喜参半。她不愿想得更多,兀自夜归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事了。

 

TBC

电梯间「1」   「3」

评论 ( 12 )
热度 ( 37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