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慕大「1」

*肖根x阿根婷的“百慕大三角”,自主避雷谢谢

借用风大的脑洞→链接 

感谢风大成功地让我爱上了马婷婷,虽然还是要虐她…

已修正第一版的bug

电梯间  「2」 「3」


正文


Martine的食指在盛着白葡萄酒的高脚杯上摩挲着,一圈,又一圈。干涩的手指激荡不出与酒杯的共振,事实上,她的心思也并不在这半杯已知的液体里。从她的眼睛里能找到那个穿蓝色晚礼服女人的身影,胸前倒是没什么起伏,但高挑,栗色渐深的发卷起撩人的波浪,羞涩的眉眼忽闪忽闪,终于等到那嘴角勾起来,却又低下头,仿佛藏了一小撮暧昧。

而与此同时Root也捕捉到了她的存在,很好,Martine几乎盘算着要把进度条推进到50%,想来她追踪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么明目张胆的机会还是第一次。抛开任务不说,她对她们之间的眼神交流是绝对期待的,而事实上身边与Martine共事的人里少有能察觉到这种渴求,如此危险又安全的刺激感使她心雀跃。她承认自己有些乐在其中,毕竟从拿到Root资料的那一刻,她心里就有什么苗头破土而出了。

 

“啧,真遗憾是这种情形。”Martine还记得Lambert那一脸欠揍的猥琐笑容,她知道他也觊觎这女人。的确,Lambert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惋惜,替他自己,又伴着一点点嫉妒,对Martine。

嫉妒使人丑陋,Martine只是面无表情地腹诽着。

 

所以当Root看向她的时候,Martine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正直如她,倒不是说没在夜店里勾搭过什么连情人也算不上的欢愉之物,也不是职业操守有所动摇,只是心动罢了。抛去一个猫在夜店里的猎人与野兽们都能看懂的眼神,Root羞涩的反应使Martine窃喜,但她也不是没读出隐没在Root神情里的那一抹“海森堡不确定性”。

果然,Root思索片刻后并没有直接抬头给Martine答案,而是利索地扭过头,仿佛是吧台那边有什么天然磁石把她吸引去了似的。Martine的目光也跟了过去,只有个侧面,但还是隐约辨认出那女人姿色里的异域风情,大概带着中东风情吧她猜测,而耳机那端的搭档也给了她同样的答案,和一个名字,Sameen Shaw。未褪去的黑风衣表明Shaw只是路过来喝一杯伏特加,而手里那把枪总还是暗示着什么的。

Martine很确信自己看见了那两个女人眼神交汇时空气中迸发出的电磁火花,在Root还没有回头顾及她时,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所以当Root对她流露出抱歉微笑,脑袋轻晃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敛去了期待时的窃喜,变得有些难看了。

坐在吧台边的Shaw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动作也许是有些大,俯仰之间都掀起一阵混合着荷尔蒙的微风,这对Martine来说多少是有些挑衅与嘲讽了。Shaw回头的时候,Root也默契地对上她的眸子,她们交换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

嫉妒使人丑陋,Martine想,但谁又逃得过这一劫呢?

Shaw放下酒杯转身走了,身边还跟着个大高个西装男,Martine的目光跟随他们消失在门口,一回神才发现Root也已经不在那里了。而酒吧安全出口那扇厚重的门还虚掩着,她立马追了上去,小跑上街道,但跟丢了就是跟丢了,她有些暴躁,不过下一个任务来了。

Martine突然可惜起她那余下半杯的葡萄酒来,要知道她的本意是不在酒的,但此刻一股苦涩涌上心头,她该死的需要那玩意。

毕竟替德西玛打工压力也很大的。

Shaw、John和Root在出了酒吧往西南的第二个十字街口回合,John知趣地与她们分道扬镳,两波人各自隐匿在深夜街头。

并肩而行的时候Root与Shaw相视一笑。空气里还带着深秋雨后好闻的潮湿泥土气息,Root穿上了Shaw替她带的小皮衣,心里甜滋滋的,撇嘴笑时脸上写满了小得意,而Shaw的笑容里则多是自信和满意,毕竟可以预见的是,今晚她们将拥有一段不错的二人时光。

 


TBC


电梯间  「2」 「3」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