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lpidem Tartrate Tablets(唑吡坦) 续

大背景的时间线被我模糊掉了…
别扭的一天写出来的东西也别扭( ・_・)

可搭配《Trouble I'm in》-  Twinbed 食用

前文

//
窗帘没有拉好,不大的一条细缝,光就从那里钻了进来,但好在天气阴郁,都是些不刺眼的散射光。
外面雷雨骤起的时候Root突然惊醒,但睁开的眼睛很快又被沉重的脑袋牵连着合上,确认周围情况尚且达不到,警惕的劲儿也使不出来,她只勉强能感觉到衣着的舒适与头发散发出的洗发露香。她还没想起胳膊上有伤,腰背和关节的酸痛使她想翻个身,但不慎又压到了伤口,疼的她咬牙一哆嗦。放慢动作解放掉胳膊,她干脆平躺着,被子遮住了半张脸,呼出的热气又反扑回来,她还是觉得很冷。
闭目养神的Root捕捉到了厨房冰箱门贴合的声音,她立马想到了Shaw,Shaw的声音,少有的温柔——Shaw昨晚来过。接着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下了,这使她迫不及待地睁开眼去证实自己的猜想。
Root没有失望。Shaw没有理会她努力挤出的那个惨淡笑容,握过冰水杯的那只手凉凉的,贴在Root的额头上,然后又像意识到了这点似的收回手。
“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打雷。”
Shaw觉得有些尴尬,她不知道除了按部就班地翻出体温计,确认温度,检查伤口,提供水和食物之外,她是不是还应该对Root做一些更亲密的安抚动作。她有些怀疑Root会不会记得她昨晚一冲动说的话,当然,希望她不会记得,这样她就有反悔的余地。但事实上她的问题又回到了唑吡坦上,Root不能再继续服用这个玩意儿了,下意识吃两片的这个举动让她觉得十分生气,糟糕透了。她觉得自己没有在关心Root,只是从用药角度来讲这个问题确实……
在Shaw心里狂打算盘的一两秒里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Root就那么看着她,眼神里有些安慰也有些复杂,但抛去身体带来的痛苦,她还是感受到了更多满足,因为Shaw在这里。
“我想喝点水。”Root扭过头,眼神撇向床头柜上的那个杯子,“那个是给我的吗?”
Shaw把杯子递过去,看着Root有点艰难但还是成功地坐起身,在想今天她们还剩多少个小时的相处时间。转身出去拿体温计的时候Shaw压低了声音试着拿Root的情况威胁TM,而给Root夹体温计的时候她就听说TM今天放她们的假了,对,是她们。本该满意的Shaw还在想TM这个大叛徒估计正在交代昨晚的情况,这样的话,她的别扭就显得很明显了。
Shaw端来了和着牛奶的果干碎麦片。安全屋里只有些看起来像儿童餐的速食,Shaw决定等雨小了就出去买些新鲜的,印象里楼下就有家便利店。Root接过来小口吃着,受伤的胳膊有些费劲,但一想到昨晚让Shaw替她打理了整份的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很奇怪,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不好意思。
“你发烧了,除了伤口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Root吃掉了一整碗,看来是真的饿了,这点Shaw还是觉得很放心。接下来该检查枪伤创口了,毕竟一晚上压到了好几次,她决定再消消毒重新包扎一下。
“嗓子疼。”
“昨天怎么喝多了?”
“任务需要…”
Shaw意识到了自己的明知故问。
“睡眠问题很严重?”
“也没有,只是太想睡觉了…”
“那就是严重,你自己意识不到吗。”
难得Root不带任何花哨调情地一问一答,最后还知趣地偷着乐闭了嘴,没追究任何一点值得调侃的地方。Shaw感觉自己开始妥协了,Root今天过分的乖,眼神里还写着什么飘忽不定的字句。退一万步讲,假如这不是Root的某种手段,只是她太疲惫,苦于身体状况而做出的反应……那她们这样又算什么?队友互助?床上关系的你来我往?还是医患关系?哪种都不大对。
但她知道答案的,并且她知道Root也一定察觉到了,那个她其实很早就想明白,昨晚又被彻底攻破的问题。但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正面回答,按理说她是个行动派,但Root主动在先很多次了。这不是什么越界与否的问题,更何况她还生着气呢。Root让人伤成这样了,在TM那里还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吱声,而Root在这个时候就会忘记“还可以打给她求助”这个选项,怂的就知道在难受的时候念叨她的名字,过分。
但又为什么过分呢?空气都太沉默了,Shaw把自己搞得很暴躁,放下纱布和医用胶带的她合上医药箱。她就坐在床边,她们离得很近,Root的手还搭在她的腿上。Shaw迟疑了半秒,还是抬头凑过去吻上了Root,同时一手滑到了那人的腰上,另一只手绕过肩膀把她揽近自己。Root虽然措不及防,但显然也等这个吻很久了。Shaw的吻带着侵略性,很快就用残留的咖啡味取代了她嘴里牛奶的味道。她没有花太多气力反驳,只是一一接下了Shaw的进攻,血腥味也没关系,仿佛昨晚撑回到安全屋没有第一时间通知Shaw的确是她的错。只是亲吻一浅一深的交替就让Root软了下来,两个人躺倒在床上,Shaw半压着她,但没有继续发展,翻个身把Root搂进怀里,结束了这个吻。
“终于承认你想亲我了,sweetie.”Root笑的好得意。
“见鬼,你就是故意的。”Shaw不会承认自己因为终于不用再拧巴而脸红了。
“抱紧我。”
Shaw照做了,不用看着对方的眼睛,她甚至还大胆地亲吻着Root的发丝与额头。Root低烧着,暂时还不需要吃退烧药,嗓子发炎的问题消炎药就可以了,但Shaw还是先把Root哄睡着了。确认Root睡沉了,Shaw才小心翼翼抽出身,按照原计划出门买些果蔬、面包和鱼肉。

突然清闲的一天让她们都有些不适,但Harold致电问候时表明今天的号码由Carter和Fusco负责了,而且电话那端还传来了Reese的调侃声……听起来今天的世界还没太糟糕。
Root和Shaw一起吃了午饭与晚饭,说实话Shaw觉得这有些不太真实,但Root饱餐之后一如往常的样子又让Shaw觉得就是这样,Root甚至还在夸奖Shaw厨艺的同时不忘得意自己择偶的眼光……等等,她们之间已经能使用“择偶”这个词了吗?
但至少Shaw还能帮助Root摆脱掉一晚上的唑吡坦。
“这个药一次吃一粒就可以了,躺下之前再吃。”
“嗯,我知道。”
“平时…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嗯哼?你这是在邀我同居吗?”
“……”
“当然了,你可是我最好的安眠药呢。”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22 )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罐一张 转载了此文字

© 罐一张 | Powered by LOFTER